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章 日久贱人心30
    30、

     大约是没意识到陶可最后会回心转意,陈子桥扶住档位的手倏地抖了一下,他猛地踩上刹车,车子在路边停了下来。

     陈子桥的手紧了紧,转过头来,眼神炯炯,“说。”

     陶可被陈子桥如此大的阵势给吓了一跳,过了会儿颤颤巍巍地开口:“嗯……今天我让一个姑娘去接我的通告了……”

     “……什么?”她要说好像和陈子桥想象中的不同,陈子桥的表情有些惊讶,随即蹙了蹙眉,“你在说什么?”

     “是这样的。有一个姑娘呢,想要一份来钱快的工作,我就把一份我想推了的工作介绍给她了。”

     “嗯。然后呢?”

     “我想跟你说的重点是,那家杂志的老板很……风流,但是那个小姑娘看上去还不错,我看见杂志老板强行带走了那个姑娘。”

     “哦。”

     “你怎么那么冷淡啊?”陶可微微抱怨。

     “不然你想怎么办?她要从事这行,求你帮忙,就该预料到可能的后果。接下来的事与你无关。”

     “可是我良心不安啊,我毕竟是始作俑者。”

     “那你想怎么样?”

     “要不我们去救救她吧?”

     “怎么救?你知道他们在哪儿嘛?”

     “知道啊。”

     “你怎么知道的?!”陈子桥眉头紧锁,眼神突然变得凌厉。

     陶可吐了吐舌头,“放心。他是对我有过意思,但是我很聪明地逃脱了而已。走吧走吧,去‘皇朝’,他们肯定在那里。”

     陈子桥这才脸色好了些,随口说道:“你怎么知道那女的不是自愿的,你这么贸然过去有用?”

     “怎么可能。那女孩一看就是个傲气的姑娘,若不是走投无路,肯定不会走上这条路。她还是个大四的在读学生呢。”

     陈子桥眉心一动,“她叫什么?”

     “萧邈邈。”

     陈子桥挑了挑眉,意味深长地说道:“不用我们动手了。”

     “啊?”

     陈子桥没有回答她,拿出手机来打了个电话,挂了电话后,他说,“放心吧,她肯定没事。”

     陶可不明情况,但听陈子桥这么说,便也*不离十了,虽说对萧邈邈仍怀有愧疚之心,但总算放下了心来。

     后来他们两个像是忘了还有什么没说,陈子桥带她去吃了顿饭后就送她回家了,没再多问什么。

     陶可回到家后,意外地接到了骆亦筠的电话。

     这是骆亦筠第一次主动给陶可打电话,一般两人都是在酒吧“碰巧遇见”才会聊会儿,主要联系她、和她谈论工作的都是林虔。

     所以看到来电显示是骆亦筠时,陶可第一反应是自己做错事了?结果人儿只是让她去一趟“MUSE”,说是请她喝酒。

     陶可才不信骆亦筠会无故请她喝酒,但她还是赴约了。

     除了面对陈子桥,她对其他人都是无所畏惧的,大不了就一拍两散,没什么大不了的。

     骆亦筠今天的心情像是非常好,眉梢轻佻,嘴角蕴着笑。

     “哟,大老板,看样子今儿心情不错?”

     “嗯,还行吧。”骆亦筠一边眯着眼看着舞台,一边啜着酒,没看一眼陶可,等陶可安然坐下,他给酒保使了个眼色,陶可面前多了一杯柠檬水。

     陶可莞尔一笑,“大老板,你不是请我喝酒么?怎么成了柠檬水了?”

     “女孩子多喝酒不好。”

     “以前也没见您在我喝酒时阻止我呀?”

     “以前你也不是我的员工。”

     “我现在还没签合同呢。”

     骆亦筠挑了挑眉,不置可否,他用余光瞟了眼舞台,回头淡淡地问了一句:“你们公司的人找你续约了吧?”

     陶可颔首,抿了口水。

     “他们说什么了?”

     “让我再考虑考虑。”

     “那你考虑好了没?”

     “那还得看骆总您的意思。”

     “我的意思……?”骆亦筠若有所思地轻笑,俊美的脸上似笑非笑,他淡薄地抿了口酒,“怎么?我的意思林虔没告诉你吗?”

     “我这么说的意思骆总也不可能不明白。华晨既然想我留下来,必然有足够的筹码,据说条件还不错。”陶可勾着眼眸,眼波荡漾,语气轻佻,像极了只是在开玩笑。

     骆亦筠眉心一动,手转着酒杯,若有似无地笑着,漫不经心地说:“好啊,既然华晨加了,骆氏岂有不加的道理。陶陶,骆氏给你的条件绝不会比华晨差。但是你也知道骆氏手上有多少一线明星,你是想继续默默无闻,又或者跻身一线,这都看的是你的本事。”

     陶可笑意十足,心中却是一震,她自然明白骆亦筠的意思,继续与他周旋:“骆总您言重了,我是红是黑还不是骆总您一句话。”她顿了顿,“骆总,我有一个问题很好奇,想请教请教您。”

     骆亦筠三十而立,正值男人最好的年纪,举手投足间男人味十足,气质绝佳,他轻轻笑了笑,示意陶可说下去。

     陶可抿嘴一笑,“骆总,你今天叫我来不纯粹是为了请我喝柠檬水吧?而且骆总您这么轻易就答应我的要求……恕我直言,骆总,您要是没什么前提的话,这合同我是不太敢签了。”

     “有意思……你说对了,确实有事需要你帮忙。”

     “骆总,只要不触及我的底线,您尽管开口。”

     “爽快,我喜欢。”骆亦筠笑着对她勾了勾手,示意她靠近,她不明所以,骆亦筠解释,“你不是演戏的么,陪我演一场戏。”

     陶可诧异不已,不禁靠了过去。骆亦筠倾过去,凑到她耳边,轻声絮语。

     画面定格。

     **

     陶可习惯晚上开着手机睡觉。

     第二天,她还没有醒过来,就被电话吵醒。

     打电话来的是公司公关部文姐,文姐的声音很是急切:“陶陶,你和骆亦筠是怎么回事?!”

     陶可迷迷糊糊地问:“什么怎么回事……”

     “陶陶,你和骆亦筠上头版了!你一定要和我解释清楚这件事,否则我没办法向媒体解释……陶陶,你老实告诉我,你是在和骆亦筠谈恋爱,还是你准备跳槽到骆氏去了?”

     文姐激动的话语终于让陶可从惺忪迷离中彻底清醒过来,全身一阵,脑袋轰地炸开了,她震惊地问:“文姐,你说说清楚,怎么回事啊?”

     “陶陶,你昨天是不是跟骆亦筠两个人在酒吧?”

     陶可怔忪,“嗯“了一声,“被拍了?”

     “对。今天各大媒体的头版不是在讨论你被骆亦筠收入囊中了,就是你是骆亦筠的神秘女友。”

     “我算是沾了骆亦筠的光了?”

     “陶陶,我现在要知道真相,我才可以决定对外措辞,如果有需要的话,我们还要开一场记者发布会。”

     “文姐,我看没有需要了。”陶可呼出一口气,“我和骆亦筠在讨论工作上的事,我要跳槽了。”

     **

     对娱乐圈来说,这样的新闻只是家常便饭;但对陶可来说,她这里可是炸开了锅。

     从早上开始,电话和短信都没有断过,可怜她没个助理替她挡挡,最后迫于无奈,只得关机。

     陶可上网看了看,竟然不但有昨天的照片,还有之前他们俩碰面的照片。现在的单反拍摄效果都出奇的好,尽管昏暗,但仍能清晰分辨二人的面容。标题写着“《回眸》女主疑似与骆氏总裁交往数月有望进入豪门”。

     陶可越想越不对劲。

     若说以前没拍到,这次拍到了就是件奇怪的事情。记者既然混入酒吧拍了他俩的照片,那一定是有风声了,可为什么突然有了风声呢?

     若说以前拍到了,这次才放出来那更不正常了。为什么要到这节点才报导呢?

     **

     剧组。

     陶可正和楚煦拍摄拥抱的戏码,楚煦在她耳边轻轻呢喃了一句:“陶陶,你可真带劲,把所有人都蒙在了鼓里,突然来了这么一出。”

     陶可叹息,“我也不想的。要不是被拍了,把我逼急了,我也走不到这地步。”

     “陈子桥怎么说?”

     “他?我还没跟他说呢……”说来也奇怪,好多人都给她电话和短信,来电记录里唯独少了那个最应该给她来电的人。

     陶可也不再自欺欺人。陈子桥怕是早就知道了,但他想等着她亲口对她说,结果他等到的却是铺天盖地的新闻,不知他现在作何感想?

     “他还不知道?!”楚煦差点儿就吼出来,还好还记得自己在拍戏,刻意压制了下来,瞧见迎面踽踽而来的人影,啧了一声,“陶陶,你完蛋了,这么大的事儿敢瞒着陈子桥。如果……没有如果了,你等着挨骂吧。”楚煦没有说出来的是,如果陈子桥没有喜欢上你的话,这事儿说不定是另一种境况,可这话由他说出来,着实不太合适。人儿自己还闷着不说呢,他干着急个什么劲儿是吧。

     陶可和楚煦结束了这一组的拍摄,一转身就见到了站在摄影棚外负手而立的陈子桥。他冷着脸,陶可不由地打了个哆嗦。

     她跟导演打了个招呼,走了过去,默了半晌,犹豫着问了出来:“你……知道了?”

     他眉间紧锁,冷冽的面颊此刻显得愈加锋利,嘴唇紧紧抿成一条线,下巴两边的骨头凸了出来,像是咬着牙克制着什么。

     他不开口,冷冰冰地盯着她,硬生生的像是要在她身上钻出两个洞。陶可见状,心也直直地下沉,喉咙一阵干涩,好一会儿说不出话来。

     陶可垂着眼眸,好一阵听到他的冷笑,“连解释都不屑了?”

     作者有话要说:哈哈哈哈!!!子桥哥哥生气了生气了生气!!!

     大果纸说话算话有木有啊!!!不用三更了哈哈哈哈!!!

     你们这群小坏蛋!!!一个个就等虐!!!大果纸写虐文乃们说太虐!!!大果纸写宠文你们又嫌慢热!!!乃们到底想肿么样啊!!!是不是想要大果纸把乃们一个个蹂躏一遍不对好几遍才开心啊!!!

     哼哼!!!再不乖打乃们屁屁,爆乃们菊花!!!!

     PS.今天来个推文!!!萌妹养成记啊!!!你们求的JQ这里一定有!!!

     据说这个作者是大果纸和歌神的脑残粉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