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0章 日久贱人心39
    39、

     “说什么呀?当然说你是我的朋友啦。”陶可拿着叉子,对陈子桥眨了眨眼睛,“难道你不是吗?”

     陈子桥浅浅的笑着,似乎知道她的用意,并未回答她。

     陶可试探失败,沮丧地低头。

     不过很快,陶可和陈子桥的宁静就被外人打破。

     “请问……你是陶可吗?”

     陶可抬头一看,竟有五六个人围在他们一桌边上,离她最近的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年纪不大,平刘海,漆黑的头发披在肩上,穿着一件棉袄和牛仔裤,有点儿像大学生。后面还有两个看上去已经工作了。

     陶可环顾四周,发现大家的目光全锁定在了她的身上。

     呃……这……刚刚吃的奶油没有沾到嘴上吧?

     她装作不经意地抹了抹嘴,然后习惯性地摆出了一个无懈可击的笑容。

     一个笑容,引起了周围一阵骚动。

     前面的几个小姑娘轻呼:“啊啊啊,我们是可乐啊可乐,陶可你能不能帮我们签个名?”

     原来……她的粉丝叫可乐。

     陶可一脸汗颜,瞥了眼陈子桥。

     陈子桥脸色并不好,蹙着眉头,有些冷漠,薄唇紧紧地抿着,冷眼目视着这一切,极其不耐烦的神色。

     陶可看他这样,突然有点儿不开心,但想了想,陈子桥原本不就是这样的吗?

     “可乐”们似乎也感受到了某人强大的气场,朝陈子桥身上瞄了两眼之后,往后退了两步。

     陶可有些无奈,陈子桥这么一来,她要是不给粉丝签名就显得她在耍大牌了,只好接过粉丝递过来的本子。

     签了几个,老板娘急冲冲地过来了:“陶小姐,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们店面比较小,包厢只有两个,刚才两个都满了,所以没请你们进去,这会儿有个包厢空出来了,你们需要移座吗?”

     陶可看了眼面色不悦的陈子桥,对老板娘笑了笑:“好,麻烦你了。”

     然后陶可对着后面那几个没签到名的人歉意地笑了笑,站起来鞠了个躬,“不好意思,今天和朋友来吃饭,也没料到有这么多人喜欢我,会来找我签名。这样吧,等会儿我签几份给老板娘,让老板娘分给大家好吗?还有,最近我正在做《回眸》的宣传,希望大家能支持我的新片,你们可以来宣传现场,我会一一给你们签名合影。”

     老板娘也应和着陶可:“对,在我们店里,都是我们的客人。陶可和她朋友正在吃饭,请大家给他们一些私人空间,可以吗?”

     现在的粉丝多数是善解人意的,既然陶可这么说了,自然也不再强求,纷纷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陶可和陈子桥跟着老板娘进了包厢。

     总算安静了些,陈子桥的脸色还是不见好,陶可见状挑了挑眉:“怎么,讨厌我的可乐啊?”

     “没有。”陈子桥的声音闷闷的。

     “还说没有?看你那表情,简直就像他们欠了你八百万似的,不对,他们是我粉丝,你说,是不是我欠了你八百万没还啊?”

     陶可最近在陈子桥面前越来越嚣张了,那样子让陈子桥想到了一个词——“恃宠而骄”。

     不过,这么宠着她感觉……还不错。

     陈子桥不禁破冰,觉得有些好笑。

     陶可满脸黑线,又笑?有什么好笑的啊?刚才还黑着脸的……所以说,他现在也荣升为“阴晴不定”的类型了?

     他接下来说的一句话更是让陶可差点跌破了下巴,“嗯,欠我了,你准备怎么还?”

     陶可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还、还……怎么还?”

     “我想想。”陈子桥清俊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疑似戏谑的笑容,“这样吧,估计八百万你也还不出来,还是以身抵债吧。

     “你怎么知道我还不出来?!”陶可死鸭子嘴硬,同他争辩。

     陈子桥挑眉,“你确定你拿得出八百万……?”

     “拿、拿不出……”陶可弱弱地答完一想,不对啊,这只是她打个比方而已,干嘛说的跟真的似的。

     都怪陈子桥!

     “以身抵债?”陈子桥提醒她。

     她撇了撇嘴,不服气地回嘴:“说我没八百万,切,我还说你欠我八百万呢,你有吗?”

     “没。”陈子桥毫不犹豫、极其简洁地回答。

     陶可洋洋得意了起来,“看,亏你还是当官的呢,不照样没有么,那你说说,你要怎么还我这八百万呀?”

     陶可正笑嘻嘻,陈子桥很淡定地说了两个字:“肉偿。”

     “……”

     变态啊!陈子桥你怎么变成这样了啊!你明明之前不是这样的啊!啊啊啊,好不习惯啊!

     陶可:“你,你,你,这个设定取消。我们谁也没欠谁的。”

     “不行,你说了我欠你八百万,我就欠了你八百万。”陈子桥一脸的认真,“我的一次值多少钱,由你来决定。”

     “……”陶可大囧,“唔……那好吧,一次八百万?”

     “不行,一次大于等于零,小于等于一百万。”

     “那好吧,一次一百万的话……呃……八次?”

     “嗯,可以。一次性付清。”

     “一、一次性付清?”陶可渐渐被拉进了某人的陷阱里还不自知,傻傻地问,“你确定你能行?”

     某人丝毫没有因为某人的质疑而生气,淡淡地来了一句:“口中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

     “怎么样?要不要先试用一下?”

     陶可还来不及说不,陈子桥的脸迅速放大,刹那间唇上已经感受到了异样的温热。

     陶可脸一红,不知该如何应对,然而大脑已经替她做出了选择。

     她竟顺着某人的唇动了动。然后,某人顿了一秒钟……吻像龙卷风一样铺天盖地地袭来。

     正吻得难分难舍时,门外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陶可吓了一跳,跟做了坏事似的,猛地推开了陈子桥,连忙装样子在座位上正襟危坐。

     老板娘推开门进来,看到气氛似乎不太对劲,陶可正对她尴尬地笑,而那位陶可的朋友……正冷冷地看着她,那眼神就像……她来的不是时候。

     老板娘手一抖,差点把手里的盘给翻了。

     她轻咳了两声,显示自己的无辜,然后把盘子放在了他们的桌上,报菜名,“三文鱼色拉。”

     陶可红着脸,眨了眨眼睛,“我们没点这个呀?”

     老板娘摇头笑道:“陶小姐,这时我请你们的,我们招待不周,刚刚让您有诸多困扰,请您见谅,稍后还会有本店的特色甜点送上,希望您不要嫌弃。”

     “那是自然。”陶可微笑,“你请我们吃,我还没说声谢谢呢。”

     “陶小姐不必客气,您也算帮我们店打了广告,请你们吃一顿算什么,以后你来我们店,统统免单。”老板娘似乎很开心,不由多说了一句,“今天运气真好,一连来了两个大明星。”

     陶可有了点兴致,“是么?”

     “对啊!今天郑艾也来我们店了!你听过郑艾的吧?”

     陶可一怔,随之挤出了一丝笑容,“自然认识,她出道比我早,也算我的前辈了。”

     “她跟你们也就是前脚后脚,她来后不久你们就来了。不过郑艾算是我们这儿的常客,我们这儿本来是没包厢的,这两间还是她出资造的。”

     “哦?那她可以直接投资?”陶可边问,眼睛边幽幽地落在了陈子桥身上,陈子桥不动声色地看了她一眼,低下头叉了一块三文鱼,塞进口中,细嚼慢咽。

     “陶小姐真聪明。郑艾正好在跟我商量,说她想要扩建这家店,我们正在洽谈中。”

     “老板娘过誉了,要说我聪明,那郑小姐岂不是天才?娱乐、生意两头抓,赚钱一个不落下,是吧?”

     老板娘又和陶可说了两句,终于离开。

     陶可注视了正闷声吃的陈子桥好一会儿,手握空拳敲了敲桌子。

     陈子桥看了她一眼,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后才说:“这道三文鱼色拉不错,可以试试。”

     “第一,我不喜欢吃刺身。第二,陈子桥——”陶可撑着下巴,细细打量着他,口气不轻不重,“这样逃避真的好么?”

     陈子桥放下手里的叉子,五指交握,沉吟了一会儿,似是有些疑惑,“逃避什么?”

     他眼神澄澈,头顶吊灯折射出的光芒似乎全都落到了他那双漆黑的眸子中。那样子,好像真的问心无愧,陶可觉得是自己多心了,不禁深深地鄙视自己的小心眼。

     不过,有些话总要说的,“郑艾想要投资这家店,你猜是什么原因?”

     “你是不是想说,她是为了我?”这么直接……陶可看过去,他脸上的表情淡淡的,陶可分辨不出他此刻在想什么。

     “唔……她现在怎么说都是大明星了……”

     “你也是明星,来这家店的明星不少。”陈子桥指了指墙壁上的名人墙。

     “可是她经常来这里……”

     “她喜欢这里,她是个很小资的人。”

     “可她还要投资!”

     “你也说了,她很有生意头脑。”

     “陈子桥!”陶可气呼呼地叫。她两颊红彤彤的,不知是因为生气,还是刚才他吻她的缘故,又或许是灯光的缘故。此刻她眼波流转,脸上带着淡淡的嗔怒,更似在同他撒娇。明明是在生气,眼间和眉梢却显得温情,脸庞线条极其柔和。

     陈子桥心一动,脸色越发温柔。

     “你想听我说什么?”陈子桥淡淡地一笑,“小可,来做个交易吧,怎么样?”

     陶可一愣,眨巴眨巴眼睛,有些好奇:“交易?什么交易啊?”

     “我们把刚才没做完的事情做完。”他顿了顿,手肘撑在桌上,身体微微向前倾,“我就告诉你你想知道的事。”

     作者有话要说:子桥哥哥好闷骚好腹黑啊,大果纸的老脸都红了,啊呀呀呀~

     其实子桥哥哥是这样一个人,对不喜欢的人呢,一概不理会,但对喜欢的人呢,会好得不得了。

     这就是郑艾为什么会回来找他的原因呀

     所以也不算突如其来。。他之前对陶可只是有点好感,所以对她淡淡的,现在好感升级啦,所以对她越来越好了。

     有可能大果纸过渡不够,所以显得突兀了吧,嗷嗷~

     基友告诉大果纸,写甜文的作者要会卖萌才能吸引众多留言~

     可素大果纸不会卖萌啊肿么办,嘤嘤嘤~

     大家教教大果纸肿么卖萌吧!

     不如让子桥哥哥卖个萌?

     子桥哥哥做哭泣状:小可,你为什么说我只是朋友???

     陶可两手叉腰:不然你还想当神马?

     子桥哥哥继续嘤嘤嘤:人家天天晚上都那么用功,你竟然还说我们是朋友??

     陶可:好吧,看在你这么用功的份上,让你当个小的。

     子桥哥哥:大的是谁?

     陶可鄙视:大的当然是我妈的读者啦!

     子桥哥哥挺胸:我没有他们厉害嘛?!

     陶可:这个么。。。

     子桥哥哥继续挺胸:我要当大的!

     陶可汗:这个。。。看读者同不同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