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4章 日久贱人心33
    33、

     “谁跟你说我跟骆亦筠上床了?谁跟你说我要进骆家当少奶奶了?”

     陶可昂着脸,不明白陈子桥的怒气从何而来。在她的印象里,陈子桥从未发过这样大的脾气,就连那次他和郑艾吵架都没有这般咄咄逼人过,那眼神好似恨不得要在她身上剜出一个洞,又似想要把她撕成碎片。

     “那你告诉我,你现在在和骆亦筠做什么?单纯美好的上下属关系?”他突然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大拇指微微用力,“你当我三岁小孩?骆亦筠是什么人?他是那种会随随便便允许一个女人踩在他肩膀上往上爬的人吗?”

     他突然放低声音,语气充满蛊惑,变成了一个她不认识的他:“陶可,告诉我,你和他做了什么交易?不要再骗我,我没那么笨。”

     陶可推了一把他,阻止他的靠近,她勾唇一笑,“你说呢?能有什么交易?你也说了,他不是那么随随便便的人,他会就因为我和她上床就扶持我?他会随随便便让我进骆家?陈子桥,你这番理论来的莫名其妙,我很奇怪是谁给你说的,为什么要在你面前故意制造我的舆论,但是我也提醒你一句,你现在已经不是我的经纪人,就算我做了什么——”她顿了顿,“你也没道理站在这里教育我。”

     “你的舆论需要别人告诉我吗?杂志、报纸、网络每天都有!”

     “陈子桥,你在开玩笑?你在娱乐圈混了那么久,杂志、报纸、网络上那些小道消息你还信?你不会不知道那些只是公关的手段而已。”

     “对!我就是信了!”他气急败坏,“骆亦筠的身份若是没什么能让他们乱写?!”

     这句问到了点子上——喉咙像被什么东西堵住,陶可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她想告诉他,却想起来骆亦筠让她许诺过,这件事不让任何人知道,直到他宣布结束的那一刻。

     陶可变得暴躁了起来,“陈子桥,你现在时间很多?管好你自己和郑艾还不够,闲到还有那么多精力来管我?还有,你的手可不可以放开?很痛!”

     “你还知道痛?那你知不知道我有多痛?!”有些话不经过大脑思考就到了嘴边,说完以后陈子桥更加烦躁了。

     自己的举动已经够莫名其妙的了——

     那次和她吵完架后,他回去想了很久,最后竟觉得她说的很有道理,瞒着自己只怕是因为不敢说罢了,他下定决心原谅她,并且向她摊牌的时候,却爆出了她和骆亦筠的新闻,接下来他们俩的新闻铺天盖地而来。或贴耳絮语,或相视一笑,或牵着手同出进,每一章照片上都是两人甜蜜的合影。

     内心的怒火由不得自己,呼啦啦地往上窜。特别是今天亲眼看到他们从入场开始,一直牵着的双手,不时的眼神交流,陶可羞涩的笑容……这一切在他眼里都如此刺眼。

     事情越来越不受自己控制,陈子桥一向自诩冷静,没想到到了这种关头,却如此的沉不住气。当初自己不顾家里意愿学传媒的时候也没有这样过,郑艾走的时候也没有这么生气,只是消沉,倒是她突然回来找他时他生气了……呵,说不定还是因为她。

     陈子桥在心底苦笑:你还是栽了,陈子桥。

     竟然还说了这么莫名其妙的话。

     陶可只觉得今天的陈子桥尤其的不正常,“你痛?对不起,我还真不知道。你为什么痛?有什么好痛的?!”

     陶可等着陈子桥的回答,却不想他的脸在她眼前蓦然放大,接触到异常的温度后,陶可的瞳孔慢慢放大。

     他的吻如暴风雨一般袭来,狠狠地贴住她的双唇,牙齿撞得她隐隐地疼,他吮着她,舌头抵着她的牙齿,偏偏她咬紧牙关不让他进,他猛地咬住了她的嘴皮,口腔内立刻蔓延着一股铁锈味。

     陶可疼得忿忿:陈子桥什么时候变成禽兽了?

     刚想张嘴抱怨,陈子桥的舌头闯了进来,愈发深入,卷走她所有的气息,撕扯着她剩下的理智。陶可苟延残喘,用最后的理智猛地推开了他。

     “陈子桥!你清醒吗?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别让自己后悔!”陶可退后了好几步,震惊地对他大吼。

     “我不知道?你以为我喝醉了?陶可,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我现在清醒的很!”

     陈子桥意识到她的反抗,眉头越蹙越紧,过了好久,没有听到陶可的回答,她还是回避着他的目光。

     陈子桥只觉得心灰意冷,落下一句“陶可,你真让我失望”,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陶可站在原地,脑袋里还在回转着刚才陈子桥吻住她的情景,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某人却已经愤愤然离开。

     陶可炸毛:泥煤的陈子桥,占了老娘便宜,还对老娘失望,老娘没伺候好你还怎么着?!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占了便宜还卖乖,对,说的就是你!

     陶可气呼呼地往外走。

     这时,骆亦筠正好从她身边经过,看到陶可,瞟了一眼她身后,淡淡地问道:“你不是去洗手间了吗?”

     陶可根本没有注意到骆亦筠,冷不丁的听到他的声音在旁边响起,不禁吓了一哆嗦。

     “骆总……”

     骆亦筠嗯了声,又问了遍:“你不是说去洗手间了吗?”

     “嗯……我找错地方了。”陶可辩解。

     骆亦筠挑了挑眉,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不再说话。

     陶可知道他肯定察觉到了什么,不说不代表他不知道,这些人都是这样的,喜欢把话藏到自己心里。

     “走吧,”他拉着她往里走,“还有一些人要介绍给你。”

     他们还没走几步,陶可感觉到身后一阵冷风鱼贯而入,一个人影突然冲到了他们的面前,一手拿着照相机对他们拍照,一手拿着一支录音笔对准他们:“骆先生、陶小姐,你们能否解释一下当下的关系?”

     他刚问完,又有几个穿着制服的人急急忙忙地跑了过来,边对他们道歉,边把记者五花大绑往外拎去。

     陶可心想,这记者胆子真大啊,敢当着骆家少爷这么做。

     哪料骆家少爷对着保安摆了摆手,示意他们把记者放下来,“没事,你们先出去。”

     就连记者都很吃惊,过了一会儿,猛然醒悟,这意思就是接受访问了?

     记者又把刚才的问题问了一遍。

     陶可的手还勾着骆亦筠,脸上虽是笑着,却意味不明。

     骆亦筠淡淡地笑,保持着客气与风度,“我们现在是上下属的关系。”

     “那有没有可能以后发展成为情侣关系。”

     “以后的事情谁也不知道,不是吗?虽然我正在向这个方向努力——”记者敏感地意识到有新闻可写,把录音笔又凑近了一些,“我正在追她。”

     记者连忙把录音笔转向了陶可,“陶小姐,您为什么不答应骆总?”

     一切都朝陶可预料之外的情况发展。陶可皱了皱眉,一句话都没有说。

     骆亦筠帮衬,“记者先生,女孩子脸皮薄,今天就到这里吧。”

     回到内场,陶可生硬地把手从骆亦筠臂弯里抽了出来,“骆总,您说让我配合您,但是您是不是越来越过分了?”

     “过分吗?”骆亦筠摸了摸下巴,“适当的炒作对你有利,对我也有利,一石二鸟,何乐而不为?”

     “为什么是我?”陶可冷冷地发问。

     “别想太多,凑巧而已。”

     **

     这天晚上陶可意外收到了一条陈子桥的短信:小心骆亦筠,尽量离他远点。

     陶可一阵心酸,他为什么还要来关心她?

     另一边陈子桥正在电脑上看郜临远传来的关于骆亦筠的资料,他不是第一次看这份资料,但仍旧找不出任何破绽——

     骆亦筠为什么会对陶可感兴趣?

     他起身站在窗前,眸下的城市十里长街,华灯璀璨,灯红酒绿,令人眼花缭乱。然而他的心一片清明。

     他对陶可,志在必得。

     陈子桥,是时候该回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这个事情越来越向预料之外发展了……

     大果纸的大纲似乎木有用了……

     这个子桥哥哥总得让他霸气一回啊,人家好歹是陈家二少,高干啊高干,前面太木有高干风范了= =

     其实。。。事实是,骆少的气场太强了。。。子桥哥哥的气场瞬间弱爆了。。。再不出点风头,大果纸自己都要倒戈了。。。o(╯□╰)o

     下一章不要急,让大果纸好好想想怎么发展,如果等不住的菇凉可以先睡,明天再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