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章 日久贱人心19
    19、

     医院里人来人往,点滴室里不时有人出出进进,发出不大不小的动静。

     而靠在他肩上的人睡得安稳而香甜,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不受外界的打扰。她好像在做一个不错的梦,不知梦见了什么有趣的事,嘴角微微咧开,带着隐隐约约的笑。

     她好像一直都是这样,做着最真实的自己。有时候,他觉得,她就像一个乖巧的芭比娃娃,别人说什么,她只是浅浅地笑着,开心时笑,不开心时也笑,不慌不乱,不急不躁,刻意保持着正正好好的距离,不过分热情也不过分疏离。有时候,他又觉得,她像一只稀奇古怪的小精灵,眼睛闪闪发光,脑子里各种各样奇怪的想法,他总想不到她会蹦出什么话来,这时候的她会暴躁地跳脚,也会高兴地大笑,尽管他疑惑,她很少会表现出不快乐的一面,就像负面的情绪被深埋了起来一样。

     陈子桥静静地打量着陶可。

     或许是发烧的缘故,她的耳朵和脸颊都红的厉害,像两片火烧云挂在她的脸上。陈子桥笑了,这样的她倒是十分可爱的。

     别人说,只有在女人长得既不漂亮气质又不好的时候,才会说她很可爱。

     陈子桥并不这么认为。他觉得,女人只有在超越了漂亮和气质的时候,才会可爱。漂亮只是表层的,而气质和可爱都是代表着内在,可爱更甚,因为可爱是真实亲切的,深入内心。

     这时候的陶可最真实,也最可爱。

     陈子桥意识到自己的这种想法时,心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跳动,他微微蹙了蹙眉,对自己的想法有些诧异。

     或许是在娱乐圈呆了一段时间,见过了太多女艺人的变化,所以才会觉得陶可的精神格外珍贵。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陶可大概是他在娱乐圈里碰到过的唯一一个没有家庭背景但仍然洁身自好并且没有任何想法的女艺人。

     就算是……那个人,他以为她是一朵莲花,但那也只是曾经了。

     长时间的倚靠,陈子桥的肩膀有些酸。

     再看向陶可时,她眉间微皱,有些紧张,陈子桥情不自禁地伸出了手,想要抚平它。但刚碰到她光洁的额头,她突然全身一阵,陈子桥下意识扶住了她插着针管的手。

     然后见她慢慢地睁开了眼睛,手动了动,似乎要举起来的样子,陈子桥压着声音吼了一句:“别动!”

     陶可刚从睡梦中醒来,迷迷糊糊地,根本不知道自己身处哪儿,在干什么,只觉得睡得腰酸背疼,刚想伸个懒腰,没想到被人当头一喝,问题是……这个声音还很熟悉,一个激灵,便清醒了过来。

     清醒过来的第一件事,便是问陈子桥:“你怎么还在这儿?”

     陈子桥挑了挑眉,垂眸看向自己的肩膀,肩膀上的衣服有些皱,他哼了一声,“嗯……我倒是想走。”

     陶可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稍加思索,便红着脸有些尴尬,“呃……你肩膀酸么……”

     “你说呢?”

     “呃……其实,我的脖子也有点酸……”

     “……别乱动,嫌一个针孔不够?”

     陶可想扶着脖子敲几下,陈子桥出声阻止了她。她想起来自己还在打着点滴,往自己的左手一看,突然一愣。

     一个男人的手掌牢牢地覆住她的左手,把她的手圈在了手心里,但是力气不大,似乎怕碰伤了她。但她应该早能感觉到的,刚才还冰凉的手此刻暖洋洋的,很舒服。

     他是什么时候放上来的呢?是在她刚才乱动的时候,还是早在她睡着的时候……又是为什么要握住她的手呢?是怕她弄掉了针,还是觉得她的手太冷了,所以替她取暖呢?

     陶可不由地弯起了嘴角,好像被输进了新鲜的血液,浑身上下变得精神了起来。

     陈子桥见她眼光发亮,但整个人又有些呆呆怔怔的,捕捉到她的目光,顺过去看……然后他清咳了两声,顺带收走了手。

     “刚才你醒了乱动。”

     “哦……”陶可意味深长地看着他。

     陈子桥眉头一皱,“精神了?不发烧了?”

     “不知道呀,要不你来帮我试试温度?”陶可憋着笑,指了指自己的额头。

     “看样子不发烧了。安分点,点滴吊完了送你回去。”

     “哦……我睡了多久?”

     “半个小时。”

     “……”

     陶可和陈子桥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

     陶可很喜欢这种感觉。就好像时间静止了,她不用再去担忧自己的饭碗,也不用去想陈子桥是否喜欢她。现在陈子桥就坐在她的身边,同她说些不着边际的话,两个人都无需去揣测些什么,凭着自己最原始的直觉去体会这样的平淡。

     她奢求这样简单安谧的幸福已久。只求有这样的一个人。

     她喜欢的人,他不用多伟大,不用多有钱,不用多高多帅,也不需要为她做多感人的事,他只需要常常在她的身边,陪着她,说话也好,不说话也好,愿意把他忙碌的时间分给她,一直把她放在心里,这样就好。

     相聚离开,都有时候,没什么会永垂不朽。她只需要这样一个人,同她一起来看细水长流。而她希望,这个人就是陈子桥。

     **

     过了几天,陈子桥亲自带陶可去试镜。那天不是正式的试镜,所以人并不多。她琢磨着三宝的戏份,但感觉还是不太对,陶可心情有些忐忑,要是陈子桥不在这里也就算了,但事实是他在这里,而她不想让他丢人,也不想让他看扁自己。

     三宝的情绪很难进入,整个人都是大大咧咧的,她觉得有点像一个人……谁呢……嗯……陶醉?

     对,就是她有点傻乎乎神经质的妹妹,陶醉!

     这么说起来,还真是挺像的。

     有了模板对照,陶可想着陶醉平时说话的语气,和动作,忽然觉得和三宝接近了不少。

     但是这是她的想法,至于导演的想法……导演是个年轻人,应该和她沟壑不会很大吧?

     哎,算了,船到桥头自然直。要是实在不行,她也努力过了,陈子桥也不能怪她吧……

     试镜的时候,她基本就是照着自己妹妹来演的,不过是按上了三宝的台词,其实这次的难度比上次更大,因为只有空气和她对台词……

     演完之后的第一反应就是看向陈子桥。

     陈子桥表情淡淡的,看不出什么情绪。陶可撇了撇嘴,只能看向导演。导演若有所思地对她点了点头,她等着导演具体的意见,结果过了会儿,导演说:“陶可,你来试试演随忆吧。”

     “随忆?随忆不是女主吗?”陶可有些诧异。

     导演点点头,“嗯……没事,我就是看看,你随便演,不要有压力。”

     “哦……那演哪一段?”

     “你等等……”导演翻着剧本,到某一页的时候停下,然后递给陶可,“就这段吧,男主从国外放假回国,一回来就去找了女主,女主看到他后的感情变化……不多,你看看,酝酿酝酿。”

     “哦,好。”

     陶可接过剧本,虽然只要演一小段,但她还是从这个场景的最初看到了最后。

     这一幕讲的是喜欢随忆的萧子渊从国外回来,第一时间来找了随忆,随忆看到萧子渊后,想起了以前接触的种种,心中既激动又矛盾。

     这一段没有一句台词,但是多是心理描写,这种无法用语言表达的心理只能展露在表情和眼神里,对演员的演技考量很大。

     陶可看了眼陈子桥,陈子桥对她微微点头,那眼神似乎是让她努力。

     她心中忽然有了个想法。

     试镜的时候,她的余光若有似无地看着陈子桥。

     她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

     那天,天气正好。他迎着阳光翩然行至她的面前,她不禁眯起了眼,细细打量着这个带着金丝框眼睛、温文儒雅的男人。一道道光线细细地打在他的脸上,好像镀了一层金。

     他对她伸出手,谦谦道了声“你好”。

     然后她就成了他手下的艺人。

     她想起了他带着她东奔西跑闯事业,那时他只有她,她也只有他,两个人都只是无名小卒,为事业而奔波,一次又一次地徒劳而返,只有一些小的广告公司,或小角色才会让她来演,但他从未说过辛苦,抑或抱怨,而是继续为她努力。

     也许,她是在第一次同他见面时就动了心,又也许,她在和他相处中生了情。谁知道呢?

     只是,如今他们俩的差距越来越远,他是娱乐圈炙手可热的经纪人,而她,依然是那个什么都不会又什么都不愿意的小演员,离半红不紫还差得很远。

     有时候,她觉得他们已经天各一方,有时候她想,就这么算了吧,她配不上他。

     可是终究抵不过内心的煎熬。感情这种事情,骗的了任何人,唯独骗不过自己。

     她该拿自己的心怎么办呢?

     如果,他依然是那个最初的陈子桥,如果他从未远离过她,如果人生若只如初见,那该多好。

     “CUT!”导演打断了她悄然远离的思绪,陶可却沉浸其中有点回不过来。

     陶可闭了闭眼,硬生生把自己的视线掐断,转头对着导演微笑,“导演,可以吗?”

     “可……”导演说到一半停了下来,想了想叫了一声在摄影棚外的陈子桥,“小陈!对……小陈,你过来一下。”

     陈子桥慢悠悠地踱过来,“萧导,陶可演的怎么样?”

     “是这样的啊……陶可演的不错,但我想再深入看看。我有个提议?”

     “您说。”

     “我想让陶可再演一段。”

     “行啊,没问题。”陈子桥欣然答应。

     “但是小陈,我想了想,需要你配合一下?”

     “我?”陈子桥疑惑。

     “是啊,你和陶可对一下戏吧,这样演员更容易入戏。”

     “导演,我不是专业的,你找其他人吧。”

     “没关系,你只要说几句台词就行了。主要是让陶可演。再说,你看看这里啊,除了你也没人能演了。”

     陈子桥见导演如此诚恳,看了眼陶可,只好点了点头。

     陶可也有点反应不过来,什么情况啊,怎么轮到陈子桥和她演了?她本来不是演女二的吗?现在不但要演女一,还要和陈子桥对戏?

     导演让他们先看看剧本,练练。

     其实就是在刚刚那段接下去的戏。说的是在和众人吃完晚饭后,男主装醉,拖着女主散步。

     陶可觉得这一段根本没有上一段能考验演技啊,导演为什么要多此一举呢?

     看到某一句台词时,陶可更是一怔,脸一红,有种五雷轰顶的感觉,心扑通扑通乱跳起来。

     难道……等会儿陈子桥真的要对她说这句话么……

     不会吧?!

     作者有话要说:爷回来啦~姑娘们都洗白白了嘛!!!

     大果纸会告诉乃们萧导是故意的嘛!!!啊啊啊,好坏的萧导啊~子桥哥哥完蛋了,哈哈哈!!!

     有姑娘说慢热啊~果纸觉得不慢啊……不过看这点击,看这收藏,看这留言,大概也许可能的确是太慢热了……

     可是如果乃们心里有一个人存在,乃们可能一下子就忘了他,喜欢上别人嘛!!!给子桥哥哥一点和陶可相处的时间嘛!!!人和人要互相了解之后才会有好感的嘛!!!

     PS.话说,拿东纸哥的小说做剧本还没跟她说……如果乃们碰到她了,帮我跟她说一声好嘛!

     记得帮大果纸带三句话。

     第一句,东纸哥,你还记得大明湖畔的大果纸吗?

     第二句,东纸哥你不懂爱,电脑键盘会掉下来。

     第三句,看在我曾经攻了你那么多年的份上,借你的随忆用一用。

     如果他不肯,叫他亲自来找我!!!

     PPS.童鞋在画图,爷在码字,童鞋快画完了,爷还是在码字,明天要交草图了,姑娘们,乃们说肿么办!!!

     飞过来帮爷画好嘛!!!

     姑娘们乃们再不懂爱,雷峰塔会掉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