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一章 王道剧情
    随着早练结束的铃声响起,司空明合上了课本,里面记录的一百多门武学已经被他学得七七八八。

     随着自身修为与武技的提升,顿悟天赋的效果也变得越来越强大,以前司空明好歹要亲自练一遍才能掌握,如今看一眼就学会了,而且都不需要练习,在脑海中推演,照样可以提升熟练度。

     这并非因为他的天赋能力提升了,而是他对武学的理解,在武道上的眼界远胜过去,与严禁习武的儿童时期有着天壤之别,故而武学领域的天赋也就跟着水涨船高,与此相对的,在其他领域发挥顿悟天赋时,效果跟过去并没有太大差别。

     “绝大多数武功都掩去了打法的内容,只用寥寥数笔带过,详细记录的只有温养体魄和搬运劲力的法门,看来要真正学会武功,还是得上相应的课程。”

     素国严禁私人学习攻势武学,不过公立学校本身也是权力机构,有奖励侠义值的资格,而且越是重点学校,能够分配的侠义值越多,在评选三好学生、优秀干部的时候,会奖励一些侠义值,其他还包括参加各项竞赛活动,拿到了奖项同样能获得侠义值。

     一些成绩优异的学生还没毕业,就已经获得了一百分侠义值,可以光明正大的修炼攻势武学,其他还没有达到一百分的,则被勒令只能在学校修炼,不准在家独自修炼,更不准用来与人动武。

     因此,学校里武力最强的往往不是那些看起来流里流气,满嘴脏话的差生,而是那些认认真真上课,成绩优异的武科学霸。

     这点跟司空明前世的情况大相径庭,前世里那些教育水平较差,乃至职高之流的学校,往往治安很差,常有流氓混混出没,容易发生斗殴现象,给人的印象就是不好惹,学生的战斗力水平跟学习成绩成反比,而素国的三流高中虽然纪律依旧很烂,常有斗殴事件,可没人会觉得他们不好惹,因为学生的战斗力水平跟学习成绩成正比。

     诚然,一个根基扎实但没有实战经验的好学生,跟一个根基稀烂但有着丰富斗殴经验的流氓学生,两人相斗,谁胜谁负当真不好说。

     但前者只要经过一次实战的洗礼,就能得到蜕变,而后者的战斗力却已经到了尽头,很难有上升空间,故而那些流氓混混一般也只找差生下手,不敢去碰优等生,否则就算侥幸能赢上一回,早晚也要连本带利的吐出来。

     “同学你是转校生吗?这个时间点转校过来,很少见呢,难道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说话者是司空明的同桌,一个长相普通,身材中等,气质泛泛,全身上下散发着普通人气息的男生。

     司空明故作惊诧:“这都被你看出来了,其实我是天极墨侠卫的亲传弟子,身负拯救海洲诸国,解放全人类的重任,注定将来要成为墨家钜子,这都是世界意志透露给我的秘密,你可千万别泄露出去。”

     同桌男生先是一愣,旋即拍着桌子大笑起来:“哥们你可真逗,太能吹了,天极墨侠卫可都是化神强者哩,他们的亲传弟子怎么可能会到我们学校来读书?”

     他好不容易才停下来,自我介绍道:“我叫陆仁义,将来要是没什么意外,咱们得做一学期的同桌,这点我得感谢你,本班人数恰好是奇数,你要不转校过来,这学期我都得一个人上课。”

     “路人乙?你哥哥不会叫路人甲吧,做龙套做得这么专业也是很少见的。”司空明忍不住笑道。

     陆仁义抱怨道:“嗨,别提了,我要有个路人甲的哥哥也就算了,弄个甲乙组合也是挺新奇的,可我压根没有哥哥。当初我爸妈给我取名字的时候,就希望我做个普通人,哪怕平庸点,也比木秀于林的好,他们觉得人太优秀就容易惹来麻烦,还不如普通人能平平淡淡过一辈子,于是就给我取了这么个名字。”

     “做父母的对待孩子无非两种心态,一种是希望子女能出头人地,另一种是希望子女能平平安安,绝大多数父母都不明白这两种心愿其实是冲突的,他们总是‘贪婪’的想要同时拥有,而你的父母却十分睿智,至少意识到了两者不可兼得,于是他们选择了后者,宁愿子女平庸也希望子女能平安幸福,这份心意更显难得可贵。”

     “没那么夸张吧,你是没见过我爸妈有多么逗逼,否则绝对说不出这种话。我曾经问他们俩,既然都做配角,为什么不叫路人甲,你知道他俩怎么回答的?”

     陆仁义一拍桌子,没好气道:“他俩说,‘甲’这个字代表的是第一,太优秀了,不吉利,宁愿我做个老二也不要做老大。我的天!敢情我连做路人都不能做第一,混个配角都要当小弟。”

     司空明失笑道:“这叫大智若愚,你的父母是有大智慧的人。”

     陆仁义无奈的摇头,显然不敢苟同,他道:“我不管他们怎么想,反正我要出人头地,我要当大英雄大豪杰!将来等我大学毕业了,就去做一名墨侠卫,行侠仗义,替天行道!对了,我未来的理想也是成为墨家钜子,看来咱们俩是竞争对手。”

     “未来的钜子大人,上星期的医学作业做完了吗?”

     一本书轻轻敲了敲陆仁义的脑袋,他转过身来,立刻求饶道:“班长大人,再宽限一节课,我马上就能抄啊呸,马上就能做完了。”

     “那说好了,再给你一节课,你要是还没完成,我可不会等你。”

     班长叹了一口气,没有揪着对方的抄字不放,她看向司空明,略带惊讶道:“你居然就是转校生,还真给你说对了,你怎么知道自己能转到我的班级?”

     班长赫然就是慕容倾。

     司空明笑了笑:“我说过了,如果是王道剧情,那就肯定能见面。”

     慕容倾不解的问:“什么叫王道剧情?”

     陆仁义忍不住插嘴道:“班长没看过漫画吗?一部漫画开篇的时候,如果主角事先在校外认识了转校生,那么这名转校生百分百会进入主角所在的班级,这就是王道剧情。”

     “还有这回事?我从来不看漫画,那不是小孩子看的玩意?”慕容倾随口道。

     “小孩子看的是连环画,不是漫画!”陆仁义就像是心中的偶像被人侮辱了一样,当场炸毛,“你们明明都没看过,却因为一时的偏见,就对这项事物妄加评断,不觉得很过分吗?”

     慕容倾想了想,道:“你说的话很有道理,不过这个观点可不是我提出的,而是画家的主流看法,无论旧派还是新派,都认为漫画是旁门左道,是拿不上台面的庸俗读物。”

     “那不过是一帮眼高于顶的老顽固作祟!漫画家如今的处境,跟当初的新派画家相同,新派画法刚出来的时候,同样是被画界一致谴责,认为是毫无意境,过于流俗的粗鄙之作,可如今不也被承认了地位?现在不过是同样的历史事件再度上演罢了。”

     司空明没有参与两人的争执,所谓“王道剧情”不过是个玩笑,其实是他看到慕容倾的学生证时,推理出来的一种可能。

     慕容这个姓氏本就少见,加上慕容倾和慕容哲在长相上有着许多相似之处,不难得出两人有着亲戚关系,且很可能就是父女。

     慕容倾是高三学生,而司空明的入学测试证明了他是一个成绩优异的学生,那么作为一名家长,慕容哲本着“近朱者赤”的心思,将一名优秀学生安排到女儿所在的班级,于公于私都说得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