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三章 小学生的金钱交易
    柳青青的存在感本来就低,偏偏又跟气场强大的慕容倾做了闺蜜,在班级里也是同桌,总是待在一块,自然而然就会沦为衬托的绿叶,被人们下意识地当作背景,何况她本人似乎也甘于平凡,一点也没有反客为主的想法。

     “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柳青青这名字清新怡人,听过了就不会忘。”

     司空明拍起马屁可不会脸红,而且将诗句信手拈来,这个马屁也是拍得清新脱俗。

     柳青青抿嘴一笑:“我这名字就是青青小草的意思,哪有什么你说的那么有诗意,这世上叫‘青青’的人太多,这个名字也平凡得紧,光咱们学校里就能找出十几个‘青青’来。”

     司空明道:“她们是‘青青’,你是‘柳青青’,终究是不一样的。”

     柳青青一愣,眨了眨清澈的大眼睛,道:“这话倒是别有深意……不过,我觉得做一个‘青青’也没什么不好的。”

     “你俩在猜谜语吗?听得人稀里糊涂的,”慕容倾插话道,“既然你有事要忙,那就不耽误你了,等后天我再带你参观吧,你也回去想想自己喜欢哪方面的职业技能,就当是培养兴趣爱好了。对了,我们学校规定每一名学生必须要选择一门职技课,想做归家党的可以死心了。”

     “嗯,我记住了,明天再见。”

     司空明跟两人告了别,快步离开学校,在学校门口的公交站点上了一辆公交车,一路坐到了一所小学的门口。

     他自称是哥哥来接弟弟,靠着身上的校服,保安没有拦阻,简单询问后就给放行,他还顺带问了一下教师办公室的位置。

     “老师你好,我是贵班学生泰小禅的监护人,想问一下关于他的近况。”司空明开门见山道。

     那名班主任狐疑地看了一下司空明身上的校服,随后摇了摇头,叹气道:“小禅的情况我大致有过了解,也不能苛求什么,不过还是希望你们能够重视起来,既然选择了抚养孩子,就应该负责到底,而不是放任他自生自灭。”

     “老师,既然我今天来了这里,就证明上级已经重视起来,不会再出现以前那种放纵的情况,我会积极配合老师的工作,让泰小禅能够健康茁壮的成长起来,而不是走上一条歪路。”

     班主任点了点头,赞赏道:“重视起来就好,世上没什么孩子是天生做坏人的,只要有正确的教育,就能引他们走上正道。泰小禅同学在学习上没什么问题,虽然他不怎么喜欢学习,但人很聪明,上课也能认真听讲,各科成绩都很不错,这点上没什么可指摘的。”

     墨家的教育态度跟司空明前世不同,倘若前世的老师碰到泰小禅这种学生,哪怕他各科成绩都取得了满分,老师们仍是想纠正他的学习态度,要求他将精力都用在读书上,但墨家不同,墨家虽然鼓励学习,却不认为学习就等于读书,或者说,不认为知识就是学校教的那点东西。

     世上需要学习的知识各种各样,墨家鼓励人要扬长避短,依照自己的兴趣进行选择,没必要勉强自己去做自己不感兴趣的事。

     这一点经常被儒家歪曲为“墨家门徒不爱学习”,大抵在儒家看来,只有读四书五经才是学习,只有研究经义才是做学问,至于什么研究木匠工作,学习机械维修,毫无疑问是自甘堕落,不求上进的做法,根本不是学习。

     班主任继续道:“本来我以为他是那类不惹事的乖学生,虽然不爱参加集体活动,可也不用老师们担忧,很省心,直到上学期末的那个事件曝光,才知道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

     司空明问道:“上学期发生了什么?”

     “说出来你恐怕很难相信,泰小禅在班级里组织人手,他让班级里成绩好的学生将作业借给成绩差的学生抄,有时甚至直接帮忙做作业,而差生则拿出一小部分的零花钱作为报酬,他自己则是当一个中间人,负责两头牵线。

     泰小禅还给这个组织制定了规章制度,要求成员严格保密,后来要不是其中一名学生,因为赚了零花钱用来买玩具,被家长误以为是偷了家里的钱,不得不老实交代,只怕我们还不知道班级里有这样的金钱交易。”

     司空明摸着下巴道:“居然还发生过这样的事,看来这小子不仅脑子灵活,胆量也不小,要知道构建这样的团队,需要的不仅仅是计划,还有行动力和交流能力,尤其是第一笔交易,要取信别人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这可不是夸奖他的时候!”班主任唏嘘道,“直到现在,我都很难相信这是一个小学生能做到的事情,他的天资越出众,我们就越应该将他导向正道,否则一旦走上歪路,将来他给社会带来的破坏将无可估量。”

     司空明想了想,问道:“请问,泰小禅在整个事件里有没有收过钱?”

     “这……倒是没听说过,好像他只做一个联系人,并没有抽取手续费,这也是学校没有将他通报批评的原因。”班主任回忆道。

     “那么,他有没有让同学参与考试作弊,从应作模式上看,花钱请人做作业,跟花钱请人帮忙作弊,并没有差别。”

     班主任略微一惊,思考片刻后道:“这方面我倒是没有想过,但应该是不曾有,否则肯定有学生举报,我们的监考老师也不是吃素的。”

     司空明忽然想起,此世的教师可都是身居内功的,耳聪目明,考试作弊的难度直线上升,很容易被当场抓住。

     “谢谢老师,我回去后必然好好教导他,不会让您失望。”

     “我知道他是孤儿院长大的,从小没有父母教导,难免会行差踏错,所以更需要我们引导他走上正路。作为教师,我能做的其实也很有限,家庭永远是教育中最重要,最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希望你们能够真正地重视起来,让这孩子成为社会的栋梁,而不是让他将能力用在做坏事上。”

     班主任语重心长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