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四章 知心朋友
    明鬼孤儿院,司空明在晚餐上再度秀了一手高超的厨艺,引得另外三人化身饕餮。

     尽管嬴纣仍显而易见地表达出自己的敌意,但屁股上隐隐传来的刺痛令他学会了克制,仅仅是“用眼神杀人”,并没有采取任何实质行动,而且他对司空明做出来的美食没有任何抵制,大快朵颐,牙齿咬得嘎嘣响,就像是消灭自己的敌人一样。

     海洲人绝大多数都是老饕,对美食相当的诚恳,这也是膳食家不管到那里都非常受欢迎的原因。

     一来打不过,二来打输了就不能享用美食,在大棒子加胡萝卜的计策面前,桀骜不驯的嬴纣终究还是选择了“向恶势力低头”。

     晚饭结束后,司空明对泰小禅道:“我们谈一谈。”

     泰小禅似乎对此早有预料,嗯了一声,往房间里走去。

     泰小禅的房间一点也没有这个年纪的男孩该有的糟乱,各种家具摆设都整理得井然有序,被子叠得四四方方,上面还放着枕头,房间内窗明几净,十分整洁,虽然不能说纤尘不染,但也很难找到明显的污迹。

     而且,司空明还注意到,以书桌为圆心,各类物品依照使用的频率由近到远摆放,用的次数最多的东西往往都在一个胳膊能够触及的范围,而鲜少用的物品则放在房间的角落,这些特点无不显示出房间的主人有很强逻辑性。

     司空明找了个位置坐下,翘着二郎腿道:“我找你的用意,想来你也猜到一二了,有什么话要说的吗?”

     泰小禅眨了眨眼睛,立刻低头道:“对不起,我不该那样做,其实一开始我只是觉得好玩,而且又能帮到同学的忙,根本没想太多,谁知道后来找我的人越来越多,我自己也控制不住,结果造成了那么恶劣的影响,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做这种事了。”

     “真心话?”

     泰小禅一脸诚恳地点了点头:“是真心的。”

     司空明嘴角扬起一抹微笑,他拿出一个本子道:“听说你还给这个组织制定了一些规章制度,我向你的班主任讨要了这个本子,知道我看完后的感想是什么吗?”

     他微微低下头,用深沉的语气道:“幼稚,真是太幼稚了!难怪最后会失败,制度上就充满了漏洞,你经营的组织最后会失败不过是早晚的事。”

     泰小禅终究是个孩子,城府不够深,那副伪装出来的道歉表情立刻变得僵硬。

     “我看了一眼,就知道这是一个小孩子臆想出来的玩意,就跟用泥巴随手搓出来的丑陋玩具差不多。”

     司空明用不屑的语气批判了一通,眼见泰小禅的情绪越来越激动,他再加最后一把火,话锋一转:“当然了,以你的年纪来说,也不能苛求什么,毕竟缺乏阅历么,读的书少,没啥见识,能想出这样的制度已是难得可贵,唔,对一个小学生来说,也算是尽力了。”

     “才不是……你根本不懂……”泰小禅握紧了拳头。

     “我明白我明白,小孩子总会有一些异想天开的念头,并以为大人不懂他们,其实大人不是不懂,而是懒得跟你们玩幼稚的游戏。到现在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犯下的错误,证明你也只是个懵懂的孩子。”

     “才不是!别小看人啊!”

     泰小禅在遭受连续的嘲讽术攻击后,终究忍耐不住,大声道:“我什么都没有做错,抄作业的人不是我,乱用零花钱的人也不是我,我只是帮一些需要钱的同学找到了一个赚钱的方法,给一些不差钱的同学找到了节省时间的办法,这是互利互惠的好事,我也没有从中收取任何好处!如果不是运气不好,那些笨蛋老师根本不可能发现我的计划。”

     司空明嗤之以鼻:“说出这种话就证明你果然还是个孩子,你以为自己不收好处,就可以证明自己是清白的,可以脱身事外?抱歉,这可不是法庭,不需要讲证据和法律。你以为自己是运气不好才被发现,可要我看,你是运气太好了,那种漏洞百出的交易组织居然能维持半个学期才被发现。”

     “你一直说我想出的制度有问题,那你倒是说说看,问题在哪里?”

     “看来你还没意识到呢,制度根本不是重点,重点在于你的团员根本不具备执行制度的能力。告诉你一句至理名言吧,比起神一样的对手,猪一样的队友才是最可怕的。

     你居然寄望一群小学生能够遵守你制定的规矩,这不是笑话吗?哪怕你的制度上写着一条‘不准向爸妈透露’,可事实上只要家长稍微一恐吓,你的同学立刻就会将知道的事情全盘托出,什么制度纪律,早忘得一干二净了!”

     泰小禅沉默了,他还真没有从角度思考过问题。

     司空明也不继续讥讽,等了一会后,才问道:“现在,你知道自己做错什么了吗?”

     泰小禅点了点头,然后迟疑的问:“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你只指出了我做这件事的缺漏,却不认为我做这件事是不对的……”

     “这有什么奇怪,你只是稍微离经叛道一些,做了一些出格的事,那些老顽固们无法接受罢了,就跟你说的一样,你帮助需要钱的同学找到了赚钱的方法,给不差钱的同学找到了花钱的渠道,虽然有诱人堕落的嫌疑,可说到底是他们自己把持不住,班级里肯定也有一些没有参与的同学,他们为什么就能不受诱惑?这样的经历能帮你的同学开拓思维,对未来大有益处。”

     司空明说着自己也不信的歪理邪说。

     偏偏泰小禅很吃这一套,大有遇见知己的感动。

     司空明继续道:“现在的教育,就是用一套标准模具,把所有的学生都加工成同一个模样,倘若你身上的材料多一些,溢出了模具,他们就会毫不留情的将那些溢出的部分割掉,再扔进垃圾桶里。他们凭什么这样做,我们想做自己不可以吗?”

     “就是就是!”

     泰小禅用力的点头,跟小鸡啄米似的。

     “不过你的做法也欠妥,没有意识到敌人的强大,冒然就发起挑战,碰得头破血流也是理所当然的,虽说真理往往是在少数人手里,但少数人必须服从多数人,到头来真理还是在多数人手里,人云亦云就是这样堆积起来的。你觉得自己是对的,可大家都觉得你不对,你非要坚持,那就得有同‘大家’战斗的觉悟,唔,就好像当年的钜子一样。”

     司空明起身,来到一旁的书架,上面放着诸如《黑道风云》《枭雄》《****************》一类的小说,他随手拿出一本,翻了翻,问道:“你既然喜欢看这种书,那你知道最大的帮会是什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