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问题少女
    “好了,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司空明,十七岁,高三学生,兼职墨侠卫,偶尔也会写写小说赚点稿费,目前是个二流小说家,预计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都要住在这里,所以让我们好好相处吧。”

     司空明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一本包着书皮的精装本,目光微微抬起,瞥向站着自己面前的两个问题孩子。

     嬴纣俨然一副极不情愿的表情,凶狠的目光就像是一头野性难驯的狼,似乎只要司空明露出一点破绽,他就会狠狠扑上去撕咬。

     泰小禅则是一副很不舒服的模样,时不时地想要用手去摸屁股,却欲碰又止,他虽然只挨了两巴掌,但司空明运用了特殊的技巧,让劲力能够长久地残留在屁股上,会时不时像电流窜过一样产生酥麻感,而且一旦坐下来,让屁股接触物体,就会产生被针扎的刺痛感,这种效果会持续三十个小时,也就是说,至少今天晚上他只能趴着睡了。

     “毕竟住在一个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彼此的生活习惯可能存在一定差异,难免会发生摩擦,所以有什么意见现在尽管提出来。”

     泰小禅正要开口,就被司空明打断:“反正我不会听。”

     嬴纣怒道:“你在耍我们吗?”

     “告诉你一个道理,强者迁就弱者是强者的慈悲,弱者适应强者是弱者的自觉,如果有朝一日你展现出了足以让我正视的实力,我会给你应有的地位,但在那之前,要懂得向我臣服。”

     司空明站起身来,利用身高的优势,通过俯视两人造成心理上的压迫。

     “我不知道前几任院长是怎么管理这里的,但我信奉的是弱肉强食的森林法则,在这里我的实力最强,所以我是狼王,你们可以尝试来挑战我,成功了,狼王的位置就是你的,失败了,就要有受惩罚的心理准备,正如我之前说过的话——人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嬴纣阴戾的一笑:“很好,我喜欢这样的规则,等着吧,很快我就会把你击倒!”

     司空明看向有些不以为然的泰小禅,用嘲弄的语气道:“当然,你们也可以选择报警嘛,求警察叔叔来保护你们,只要装出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可怜模样,相信警察叔叔还是会帮助你的,呵呵。”

     最后两声呵笑,充满无尽的轻蔑和讥讽,再配合司空明那种看不起人的表情,当真是个人都要火大。

     “我不需要任何人的保护!”嬴纣气汹汹的扔下一句话,便转身回房间去了。

     泰小禅虽有远超年龄的心机,可终究还是个孩子,仍旧中了“大嘲讽术”,一张脸阴沉下来,再也没有那种什么都不放在心上的从容,阴沉道:“警察是敌人。”

     说完也离开大厅,回房间去了。

     “随便试了一下,没想到效果比想象中更好啊。”

     司空明看了看手中的书,那一页上赫然写着“要沟通叛逆期的孩子,就得比他们更叛逆,要学会站在他们的立场上思考问题,第一步从引起他们注意开始,即便是愤怒和对抗,也比冷漠和没有反应更好”。

     “第一步接触算是成功了,剩下的再慢慢来吧,虽然留给他们的是一个大魔王的印象,但负负得正,说不定能顺势纠正他们扭曲的性格。接下来,还是先去认识下第三名问题房客吧。”

     司空明合上书本,在房子里绕了一圈,找到地下室的楼梯口,一阶一阶向下走去,在最底层看到了一扇白色的大门,他本来还想用钥匙开锁,结果发现门并没有锁着,于是轻轻推门而入。

     抬起的腿悬在了半空,司空明没有迈进去,因为门口倒着一个人,那个人身穿白色睡衣,黑色长发散乱,正面朝下,看不到脸,再加上衣服的掩饰,也分辨不出体型,不过司空明看了一眼五指,就知道这是一名女性,尽管对方既没有涂指甲油,也没有戴戒指。

     “请问,还活着吗?需要我联系火葬场吗?刚才坐公交的时候我看见殡仪馆正在搞促销活动,烧一人送一人,五折优惠,很是亲民呐。”

     可惜对方没有任何反应。

     于是司空明伸出双手将人扶起,然后他确认了对方的确是一名女性——透过白色睡衣可以清楚看出对方拥有傲人的胸部。

     必须要说明的是,这是一件非常宽松的睡衣,身材稍微差点的女性,穿上这件睡衣就跟男性没有区别,尤其是在躺着的情况下,可眼前的女性却能将这件睡衣撑出一个高耸的山丘,光从规模来看,她至少能傲视世上九成的同性了。

     “唔……水……”

     对方发出了轻微的呻吟。

     司空明稍微观察了一下,确认她并没有受伤或出血,然后按了一下脉搏,发现这位只是因为体力消耗过度,加上长期没有进食导致的后果。

     “看年龄跟我差不多,嗯,如此广阔的胸襟也不是一个小女孩能够拥有的,不过照理说,她这个年纪应该离开孤儿院独立生活了,记得孤儿院只会将人抚养到十五岁。”

     正常情况下,十五岁正好初中毕业,拥有四级内功,就算当一名真气充能师也足够养活自己。

     心中虽有疑惑,但眼下还是救人要紧,司空明伸手将人抱起,快步来到一楼,盛了一碗水回来,然后以暗劲刺激对方的穴道,令她的意识苏醒过来。

     少女微微睁开眼,看见碗里的水后,伸出摇摇晃晃的手来接住碗,司空明担心她握不牢,便托着手把碗送到她嘴边,接触的瞬间,只觉得对方的手的温度冷到简直不像是活人,而且呈现惨白色,另外嘴唇也是接近深黑的紫色。

     “噗哈!活过来了!”

     少女把整碗水喝到一滴不剩,并且以刚才完全无法想像的声音大喊道。

     “喝水就能活,你比疥癣植物还厉害啊,人家好歹还需要阳光来做催化剂。”

     “哈哈,哪里哪里。”少女开心地笑着,她的脸被头发遮住而看不见,看起来像极了女鬼。

     “呃,我没有在夸你,总之,你没问题吧。”

     “没问题、没问题,这是常有的事,以前都是柳姨来照顾我……对了,柳姨上个月有事出差去了,我把这件事给忘了,”少女拍了一下脑袋,“请问今天是几号?”

     “如果我没有穿越的话,应该是五号。”

     “哦,原来已经过了五天啦,难怪我会这么饿。”少女一副恍然的表情。

     “五天没吃,看来真是慈悲女神的保佑,你经常这样作死吗?”司空明嘴角微微抽搐。

     “也就偶尔会这样啦,柳姨说我太过专心,很容易忘记其他的事情,刚才也是,放下笔的时候才想起好像很久没吃东西了,正要出去买点食物,结果才刚摸到门,眼前就黑掉了。”

     她摸着脑袋,张开稍微恢复血色的嘴唇,嘿嘿傻笑,仿佛做了一件很骄傲的事情。

     司空明见状,不由得仰天以手捂面,几句话的交流,足够他明白眼前之人的问题所在,这是另一种层面上的麻烦,某种意义上比那两个孩子更棘手。

     “天然呆无药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