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 烹饪
    司空明提着买好的菜回到了明鬼孤儿院,只见原本脏兮兮得如同废弃鬼屋般的房子,如今已是焕然一新,各个角落都被打扫得干干净净,包括那些被破坏的陷阱和秽物,还有地上的杂草也被拔光。

     开门而入,原本乌漆墨黑的地面变得亮堂堂,有如镜子般光滑,似乎还打了蜡,墙壁也重新粉刷了一遍,残留着些微的化学气味。

     这些清洁工作自然不是孤儿院的三个问题儿童做的,指望他们能乖乖听话干家务,还不如指望母猪能上树,反正司空明对此毫无信心。

     司空明并非是个有洁癖的人,可同样也不是能将就着住在猪窝一样的环境里,考虑到接下来至少一年的时间都要住在孤儿院,于是他便花钱请了家政公司的人来打扫房子。

     因为孤儿院占地面积较大,又是长期没有打扫,堆积的污垢都有厚厚的一层,甚至角落里都长出了藓类植物,所以司空明花了足足五倍的价钱,才让家政公司接下了这单生意。

     不过他并不觉得肉疼,因为花的不是他自己的钱,而是红豆的。

     昨天司空明没有拒绝红豆的报恩,他从存折上取走了五十万,但并不打算留给自己私用,而是作为孤儿院的公共基金,用在平常的开销以及日常维护上。

     除了请家政公司的人每星期来进行一次大扫除外,他还就近找了一家餐厅,定了一年份的早餐和午餐,让他们按时送到孤儿院来,因为他进行调查后发现,那三个问题儿童可是经常空肚子不去吃饭,有时因为懒,有时因为没钱,有时干脆觉得麻烦,觉得与其出去吃饭还不如饿一顿。

     其实,对于孤儿院政府是不吝啬拨款的,待遇远比司空明前世的世界好得多,毕竟这个世界人口是战略资源,而且自从进入工业化后,每个国家的生育率都开始下跌,故而如何增加人口,提高生育率,是每一届政府必须且首先要进行考虑的问题,

     哪怕一名孤儿,也是必要的人口,长大后可以为国家提供真气能源,政府不会忽视,必然要提供政策加以保护。

     按照谭革市的政策,保证每一名孤儿都能读完八年义务教育,并免去一切学杂费,另外在十五周岁前,他们每个月都能拿到一笔生活费,以维持日常生活的开销。

     当然,生活费并不是免费提供的,而是当做无息贷款,在孤儿十八岁成年以后需要分期还债,以此避免某些人利用政策牟取私利。

     正常情况下,十五周岁已经读完了初中,拥有四级内功,即便没有政府的拨款,他们也能当一名真气充能师,足够赚钱养活自己,如果想要继续读书,学校也会予以扶贫捐献,通过减免学费,或者让学生勤工俭学来赚取生活费。

     总体来说,只要你有上进心,肯吃苦,不抱着坐吃等死的心思,就能顺序完成所有学业,长大成人,并不比正常家庭的孩子差。

     司空明来到打扫得纤尘不染的厨房,系上围裙,摆好砧板,拿起菜刀,最后从袋子中拿出一本新买的菜谱,书名为《菜鸟走开,高级厨师的绝对领域》。

     这本书里的内容自然不是厨师服美女的大腿秀,而是一些高难度的菜肴,有一些甚至需要动用到内功,做法更是匪夷所思,超出人的想象,是司空明前世的厨师们永远不可能做到的。

     苏国的膳食家依照厨艺水平将厨师划分为四个等级,即初级、中级、高级和特级,据说每一级还能细分成五个星级,不过对一般人来说,四个大等级足够辨清厨师的技艺高低,毕竟又不是人人都以厨艺为人生的最高目标。

     “《大熊猫梦幻魔术三重奏麻婆豆腐》,这是什么鬼名字啊!前面十个字全是噱头吧,干脆叫《麻婆豆腐改》更简明易懂吧?”

     司空明翻着菜谱,忍不住吐槽道。

     不过吐槽归吐槽,看到菜名的时候还真有一种想要尝尝味道的冲动,奈何这道菜需要动用到特定的厨具,不是用锅和铲就能完成的,只能放弃。

     “《鸡顶汤》,汤中皇帝,能将人引至极乐世界,乃是鸡汤菜式中的极品……真是夸张的描述,不过这个倒是可以做一做,正好买了一只鸡。”

     司空明看着《鸡顶汤》的做菜步骤,发现做这道菜还需要用到一门名为《绝顶虎爪拔》的武功,要不然味道会有所欠缺,好在菜谱的末尾有附上这套武功的解析。

     若换成其他人,碰上这种情况只怕也只能放弃了,《绝顶虎爪拔》这套武功虽然并不高明,可也需要至少一星期的修炼才能初步掌握。

     但这对司空明来说根本不是事,他看了一遍说明,就已将《绝顶虎爪拔》学会。

     厨艺类的武功基本都不算太难,但由于针对性太强,绝大多数都是用来处理食材或者烹饪,不能同人战斗,故而除了膳食家的门徒,很少有人会浪费时间去修炼。

     司空明拿出一只屠宰好的整鸡,使出刚掌握的武技,小五指并拢化为掌刀,向下轻轻一切,将鸡腹划开一道口子,之后大拇指撑住表面,其它四根手指沿着划口迅速伸入其中,连勾带绞之下,将需要撇出的鸡内脏带了出来。

     《绝顶虎爪拔》名字中带有一个“绝顶”,原本指的是用双手拔鸡毛,不过司空明买的是已经处理好的鸡,故而免去了这一步骤。

     在挖掉内脏后,司空明用另一只手压住鸡,配合在鸡肚子里的四根手指搅动起来,他的动作十分轻柔,就像是给痛经的女友按摩肚子一样,但就在这样的手法作用下,一根根未带多少血色的鸡骨,被整根整根的抽了出来,而且还保留着鸡的原形,没有加以破坏,乍一看,倒像是鸡自己把身上的骨头吐出来一样。

     就在司空明快要处理完的时候,餐桌地下,一道黑影悄无声息的钻出,以狼突之势冲向他的后背,双手如锤捣出。

     眼见偷袭者就要得手,司空明却是一腿猛地向后摆去,自下往上,正中偷袭者面门,踹得对方鼻血狂喷,倒飞而退。

     踢出这一腿的司空明上半身却是纹丝不动,继续处理着食材,仿佛身体上下分开,受不同神经系统控制一般,他将香菇、笋尖、金针菇等填料物塞进鸡肚子里,再将整只鸡放入砂锅,进行熬煮,等水煮开后,打入蛋白,与涩液一起凝固,再完全滤掉,使原本浑浊的汤汁变得格外清澈。

     “别小看我啊!”

     从眼冒金星的状态恢复过来的嬴纣,看着若无其事继续进行烹饪的司空明,顿时一种被人轻视的耻辱感涌上心头,他双目通红,几乎失去理智,抓起一张椅子就向着司空明掷去。

     “啧,火候似乎还差了那么一点点。”

     司空明用大勺子盛了一点汤汁出来,细细抿了一下。

     品尝的同时,他又是一脚向后踢起,动作看起来就像是在踢毽子一样,尽管这次的“毽子”比较重,结果却没有差异,一踢之下,椅子上的力道被完全卸去,旋转着飞上了天花板,复又下坠。

     当椅子坠落到与臀部同一水平线的时候,司空明再度向后踢出一脚,正中目标,这次他用的力道、角度与刚才截然不同,霎时椅子呼啸着向嬴纣撞去。

     “滚开!”

     嬴纣大喝一声,运转全身功力,双掌向前拍出,劲风激荡,这一下若是拍实了,便是一扇门都给击得四分五裂。

     然而,当他拍中椅子时,顿感一股沛然雄力迎面压来,触感坚硬无俦,就好像他击中的根本不是一张木椅,而是一方石桌。

     砰的一声,嬴纣就被砸飞出去,扑在地面上连续翻滚,直到撞上墙壁才给停了下来,真正应验了他刚刚说的话,唯一的区别在于“滚开”的不是椅子,而是他自己。

     “可恶,我还没输……”

     嬴纣倔强地想要爬起来,却感全身气血翻腾,筋骨阵痛不止,双耳轰鸣阵阵,四肢根本无法发力,站到一半又给趴了回去。

     “这下火候够了,用这只鸡做主菜,再加几个小炒,这顿晚饭便算是大功告成。”

     司空明将煮好的砂锅移到餐桌上,从始至终,他都没有向嬴纣看上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