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东部海洲
    “郭靖左手抱着黄蓉,右手一掌‘神龙摆尾’向后挥去,这本是降龙十八掌中的救命绝招,他在情急之下使将出来,更是威力倍增,霎时龙吟震天,劲气排空,十丈内树木尽皆断折……”

     水镜庄的一处赏花苑中,一名八九岁的孩童在一片莺莺燕燕的环绕下,仿佛说书人一样讲着故事,时不时引起旁听的小姑娘们的惊叹声。

     万花丛中一点绿,尤其这些花儿都长得娇艳可人,这本该是令人欣羡的事情,但司明心中却一点也没有沾沾自喜,反而充斥着无奈,毕竟围在他身边的都是些黄毛丫头,最大的也不超过十二岁,最小的才六岁,作为拥有成年人灵魂的他,又不是萝莉控,自然不觉得开心。

     没错,司明是一位穿越者,上辈子的他是一名中学教师,在过马路的时候为了救一个孩子而遭遇车祸,莫名其妙的就来到了这方名为“东部海洲”的异世界,灵魂降生在一个婴儿的身上。

     在最初接触这方世界的情报时,他还以为这是一个武力至上,原始野蛮的玄幻世界,比如出行靠骑马,住宿靠客栈,货币用银两,点光用煤灯,后来经过进一步了解才发现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

     这个世界的确有着内功、武学的超现实存在,也有着一人敌国的传说,可它科技水平并不低,至少类似电视、电风扇、空调之类的家用机器已经发明出来了,科技水平大致相当于地球文明的二十世纪五十年代。

     之所以称为“家用机器”,而不是“家用电器”,是因为海洲世界最普遍使用的能源并不是电,而是真气!

     这里几乎所有的能源工具都是以真气催动的,世界上第一台能源发动机并不是“蒸汽机”,而是“真气机”。

     东部海洲没有如司明前世的华夏一样形成一统天下的王朝,反倒更像欧罗巴大陆多国林立,混战不休,当然也有点像华夏的春秋战国时期,只不过这里的诸子百家学说不仅仅是作为学问,更是成为了各国的国策,甚至一个国家所有的国民,都是其中一家学说的门徒。

     事实上,司明第一次学习地理知识的时候,还真以为自己穿越到了欧罗巴大陆,因为地图上各个国家的名字实在太容易让人误解了。

     墨家取国号为“素”,儒家取国号为“理”,这两个倒是没什么,可接下来就变得诡异了。

     道家阴阳家取国号为“德”,农家方技家膳食家取国号为“苏”,兵家鲁家取国号为“英”,法家取国号为“法”,商家取国号为“瑞”,杂家流家香家取国号为“俄”,画家小说家乐家棋家书法家巫家取国号为“美”,名家纵横家取国号为“意”。

     好嘛,英法德意瑞都有了,还多了一个美国,而苏联和俄国居然同时存在,差点让司明的世界观崩溃。

     后来经过学习才知道,这并不是说两者间存在着联系,单纯是巧合。

     “德”的本意是顺其自然,恰好是道家阴阳家学说的核心;

     “苏”的本意是草木生长,跟农家方技家膳食家紧密相连,其中方技家就是医家,行医当然需要草药;

     “英”指的是英勇、英气,恰好合兵家心意,“法”干脆就是法家直接把名字扣上去,“瑞”指的是吉祥如意,也指代玉器,同样合商家所好;

     “俄”作为形容词是倾斜的意思,喻为走上歧路,杂家什么都学,所以什么都不精,流家其实就是盗家,香家则干脆做的皮肉生意,称之为旁门左道不为过;

     “意”指的是心之音,亦为意念、意志,名家纵横家干的就是嘴皮子功夫,擅长辩论说服,也就是将自己的想法灌输给别人,用“意”字略有点自夸的味道,但也恰如其分;

     “美”则不必说了,画家、乐家、书法家追求的就是美,其中巫家就是舞家,同样追求形体之美,而水镜庄司家便是巫家门徒。

     关于这样的巧合,后来司明才渐渐想明白是怎么一回事,这些国号中除了“俄”含有贬义外,其他大多是溢美之词,而当初清王朝被列强摁在地上一顿胖揍,打得鼻青脸肿,自然是见人就喊大哥,把所有好听的强大的词都送了出去,要不然英国应该是夷国,法国应该是乏国,德国应该是疽国。

     “……双雕负着二人,比翼北去。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司明拿起旁边的墨块轻轻一敲,示意到此为止。

     一堆小姑娘们不乐意了,纷纷撅起嘴,挥舞粉拳抗议“继续往下说嘛”“又到关键的时刻没了”“郭靖哥哥和蓉儿妹妹接下来到底怎么样了”。

     司明自然不会遂她们的意,虽然《射雕英雄传》他当学生的时候就已经背得滚瓜烂熟,可现在他说的是武力强化版的《射雕英雄传》,郭靖一招降龙十八掌能打出风云变色的龙形气劲,黄药师的弹指神通能将半壁山丘击穿,欧阳锋驱使一条十丈长的蛇王,号为八岐大蛇,后来被一灯大师用一阳指烤熟……这些改动可都是要费脑子的,有时候要注意不能影响到剧情发展。

     强化《射雕英雄传》的武力水平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因为海洲世界的武力水平就很高,倘若司明仍旧按照小说原著进行描述,不免给人一种乡下人打架的感觉,很难引起共鸣。

     武侠小说在这个世界并不属于成人童话,而是属于纪实小说,各种匪夷所思的剧情在现实历史上就切实发生过,连“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口号都已经被墨家侠客喊出来了。

     好在《射雕英雄传》并不是旨在打怪升级的小白文,里面精彩的剧情,生动的人物形象都非常吸引人,尤其是郭靖与黄蓉之间美满的爱情,更是女生的最爱,大小通吃。

     “今天就到这里了,我得回别庄了,而且接下来的剧情我还没想好,大家等三天后再来吧。”

     “说好了哟,明哥哥下次一定要来哦,别像上次一样突然生病就不来了。”

     “唉,郭靖和黄蓉到底最后能不能在一起啊?还有北漠的华筝,郭靖还想不想当驸马?难道他想两个都娶了?可华筝是公主,黄蓉她爹是东邪,好像哪边都惹不起。”

     “比起《射雕英雄传》,我还是更喜欢上回说的《白蛇传》,白娘子水漫金山寺这一章回听得我一夜都没睡着觉,你们说咱们司家的《水月宝鉴》修炼到最高层能不能做到同样的事情啊?”

     在一群莺莺燕燕离开时,司明感受到背后有一道视线在凝视着自己,刚转头过去,就瞥见一道娇小的身影如同受到惊吓的兔子,迅速藏到了院墙的后面,过了一会后,对方又怯生生的伸出小脑袋来侦察,发现司明依旧盯着这边,于是又急忙缩了回去。

     虽然没有看清楚长相,但司明知道对方是谁——他的同胞姐姐司镜玉。

     他现在的这具身体的母亲叫司镜玥,将“玥”字拆开,“王”和“月”分别是“玉”和“明”的一部分。

     不知为何,司家从不让他跟自己的同胞姐姐见面,甚至连跟母亲见面的机会都很少,后者倒是令司明松了一口气,否则他可不知道该怎么扮成孩子来讨好大人,但前者就令他颇为不解,至今不明其中用意。

     不过有一点他可以确定,司家的前任族长,也就是他的祖母,对他怀有戒备之心。

     司明平时住在水镜庄外的别庄,却被要求每三天到水镜庄一次,接受体检,明面上的理由是治疗他的绝脉之症——如果司明真的只是一个懵懂的孩童,估计就真信了。

     但拥有成人灵魂的他,察觉到对方的真实用意分明截然相反,根本不是为了治疗他的病状,而是为了确认他的病症是否依然存在,拥有绝脉之症的人无法吸收天地灵气,也就意味着不能修炼内功。

     意识到这一点后,司明便开始藏拙,故意隐去自己在武学上的“天赋”,展露出来的形象,是一个在文学上有着出色想象力的天才孩童,这样的文学天赋固然值得嘉许,但在这个武道称尊的世界,并不值得提防。

     这样的伪装很有效果,从一年前他开始给水镜庄的小姑娘们讲故事以来,每一次的体检明显变得宽松了许多,那些检查他身体状况的人,态度也变得颇为敷衍,最近的检查更是草草了事。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下次再见。”

     司明大声的说着,并举起手,对着院墙那边挥了挥,过了好久没得到回应,这才不情愿地转身离开。

     没错,司家不想让他跟自己的胞姐接触,但他现在是一个不懂事且充满好奇心的孩子,这种无知者无畏的表现才是最正常的。

     伪装,这是司明来到这方世界后,学会的第一项本领,只为了欺骗自己的亲人,保护这条来之不易的新生命。

     而在司明转过身后,司镜玉又从院墙后探出小脑袋,看着渐渐离去的背影,她露出一抹憧憬与渴望的表情,确认四下没有人后,举起小手,对着弟弟的背影用力地挥了挥。

     “小姐,休息时间结束了,该继续上课了。”

     背后突然传来少女的声音,吓了司镜玉一跳,她转过身来,瞪了这个名义上属于自己的贴身丫鬟一眼。

     “……我知道了。”

     没有选择抗议,司镜玉脸上那抹憧憬与渴望的表情渐渐消失,最后只剩下与年龄不相称的冷漠,如同一块冰冷的碧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