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笼中鸟
    任何武学功法,只要理论正确,司明就能一学即会,并在极短的时间里掌握熟练、融会贯通,这样的武学天赋,即便他对海洲武学界一无所知,照样明白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前世的司明是个典型的实践无力派,连做个化学实验手都要抖上半天,他一点也不认为自己转个世就能获得至高的武学悟性,想来想去只能归结在司家的特殊血脉上,最有利的证据就是他修炼武学的时候并不需要特意去思考,身体自然而然的就能动起来,如同本能一般。

     倘若是普通小孩子拥有了这般出众的天赋,肯定忍不住向外炫耀,希望得到大人们的认可,但司明深知木秀于林的危险,加上隐隐察觉到司家对他的提防,自然要藏剑于鞘,绝不外泄锋芒,为此在一年以前,他都特意装作在武学一道上非常愚笨的样子,每次都是堪堪跟上他人学习的进度。

     直到他发现司家对他监视一点也没有松懈后,才意识到自己这样的伪装是非常拙劣的,之所以没有被看穿,只不过因为他是个小孩子,天然容易让人产生轻视,大抵上也没有人会想到,一个不到八岁的孩童会有这样的城府。

     于是他改变了隐藏的方式,他开始讲故事,创作引人入胜的小说,让人误以为他在文学上拥有不凡的天赋,同时,在族内私塾上学的时候,他拿出上辈子学霸的气势,每门功课都拿满分。

     做出这一连串高调的举动后,司家对司明的监视反而变弱了,因为司镜桎得到想要的答案了,在她看来,司明作为司镜玉的胞弟,果然拥有出色的天赋,验证了她最初的猜想,只不过这种天赋并非在武道领域,而是在文学领域,如此就不值得忌惮了。

     一个人小说写得再精彩,也不可能颠覆水镜庄这样的世家,甚至连威胁的资格都没有。

     修炼完《杯弓蛇影佾》后,司明休息了一会,而后又将以前零碎学到的各种《水月宝鉴》上的武学重新演练一遍,身体自然而然地对这些武学进行整理排序。

     在水镜庄,男人只许修炼寻常的筑基武学,不准偷学《水月宝鉴》,否则轻则鞭刑,重则废功,甚是严厉。

     但任谁都想不到,司明根本不需要偷学,只是通过日常交流便能还原出整套武学,这种事情超出常人的想象,故而在游艇上顾伯也没有阻止司花婼讲述自己学习《杯弓蛇影佾》的过程,他根本不认为这是一种泄密。

     啪啪啪啪!

     等到最后以《杯弓蛇影佾》完结时,司明忽然感受到一股无形的力量在体内游走,拉扯着他的骨骼、筋脉、皮肉,就好像有一双手对他进行体内体外双重按摩,整个过程略带疼痛,但又暗藏舒爽。

     好一会后,他才从这种莫名的变化中恢复过来,然后仔细确认身体的状态。

     “唔,让皮肤变得更紧致,还有增强身体的柔韧性,这就是修炼完《水月宝鉴》入门篇的效果吗?也对,司家是巫家门徒,若是长得难看,身体柔韧性不够,也跳不出令人赏心悦目的舞蹈,难怪那老妖婆七八十岁了,还长得跟三十岁少妇一样。”

     老妖婆自然是指司镜桎。

     “明少爷,晚饭烧好了。”

     门外传来了老妈子的声音。

     “知道了,马上就来。”

     不想让他人起疑心,司明按下心头雀跃,尽快平复心情后,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去院子里享用了寻常的饭菜,并有一句没一句地跟老妈子和丫鬟方琴讲述白天的所见所闻。

     “少爷今天似乎吃得较平日多些。”

     方琴好似不经意地随口说道。

     司明心头一凛,知道是方才修炼《水月宝鉴》,让身体消耗得比平日更多一些,所以饥饿感异常强烈。

     但这终究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细节,司明没有欲盖弥彰的露出慌张表情,而是咬着筷子,装出一副天真的模样,回忆道:“大概是因为在船上跟花婼玩了一阵吧,对了,她还邀请我三天后去参加她的生日呢,不知道该准备什么生日礼物才好?”

     虽然刚刚答应司花婼不要让太多人知道这件事,但此时也只能先抛出来转移注意力了,司明在心底里默默向司花婼道了个歉。

     “婼小姐的生日啊……”方琴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她看着司明劝解道,“明少爷,还是别跟婼小姐来往太密。”

     “为什么啊?她是我的好朋友啊。”司明装作不解的问道。

     “婼小姐毕竟是大庄主的女儿,大庄主跟二庄主的关系可不怎么样。”

     方琴差点说出你娘抢了大庄主的族长之位,虽然事实就是这样,但未免有以下犯上的味道。

     “那是大人的事情,跟我们小孩子有什么关系,再说了,我跟我娘一年连两次面都见不着,她的事情可赖不到我身上。”司明恰如其分地露出埋怨的情绪。

     “可大人不一定这么想,所以……”

     老妈子打断方琴:“好了好了,吃个饭你扯这些事情做什么,庄主们的事情是你能非议的吗?大庄主都不在意,你在意什么?管好自己的嘴,别祸从口出,还连累到别人。”

     方琴只得闭嘴,心中却不由得埋怨,小孩子就是小孩子,不懂得权力的肮脏,怕被连累的人是我才对。

     老妈子没有理方琴的心思,转而给司明夹菜道:“明少爷能吃饭是好事,现在正好是长身子的时候,尽量多吃一点。司家的小少爷们长得虽然都很标致,可就是太瘦,一个个跟豆芽菜似的,明少爷可千万别长成他们的样子。”

     司明扒拉着碗里的饭菜,点了点头。

     三人再无交谈,用餐过后,司明回到自己的卧室,关上门来,思忖道:“我的演技又提升了不少,看来演得太久,连我自己都相信自己是小孩子了。”

     一时间心情复杂,不知是该庆幸还是应该难过。

     他抬起头来,看着天花板,叹了一口气:“真是不得自由啊……”

     虽然司家对他的待遇不错,好吃好喝招待着,还有仆人照顾,每个月能领一份相当于普通家庭一年收入的零钱,甚至这辈子都可以无忧无虑的生活,就算长大成年了也不用烦恼工作,可以尽情地玩世不恭一世,将来还可以在族里挑一个美女做老婆。

     这样无忧无虑的米虫生活,若换成前世,司明也就认了,可这个世界明明存在着通天彻地、神妙非凡的武功,而他又拥有绝世的天赋,却要让他一辈子待在司家这个牢笼里,做一只没有追求的家畜,他如何能甘心!

     每个华夏人心中都有一个大侠的梦,司明也不例外。

     没错,他是天生绝脉,无法吸收天地灵气,不能修炼内功,也许在海洲世界的人看来这不亚于四肢残废,是天大的打击,可对司明而言,他上辈子连武功都没见过,这辈子有机会修炼,已经是老天爷的奖赏,哪会觉得颓丧。

     只是绝脉而已,人活着,总能想到解决的办法。

     实在不行,大不了从此以后就专心走炼体的道路,外家功夫练到极致,同样能由外入内,炼精化气,绝脉只是不能吸收天地灵气,而不是散离体内真气,修炼内功也不过是省略了炼精化气这个步骤。

     历史上也曾有人以外家功夫臻至武道宗师之境,尽管凤毛麟角,可别人能做到的事情,没道理自己就做不到。

     “司家就是个大牢笼,在这里我连修炼武功都要偷偷摸摸,生怕被人发现,这样下去何谈改变命运?不行,我一定要挣脱牢笼,获得自由!”

     司明再一次坚定了逃离司家的决心,同时也明白,现在的他绝无成功的可能,必须耐心等待时机的到来。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