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龙凤胎
    水镜庄,位于未央湖中心,四方无桥相连,唯有行舟方至。

     未央湖清澈无垢,水中鱼虾皆清晰可见,其湖面光滑如镜,可倒映天上白云飞鸟,铺在湖底如翡翠雕饰般的珊瑚群,更是令人不禁感慨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不过未央湖的昼景虽美,但相比它的夜景仍要逊色三分,有道是湖光夜月两相和,潭面无风镜未磨。遥望未央山水翠,白银盘里一青螺。

     可惜这等人间胜景,却鲜少有人欣赏,只因八百里未央湖皆属司家水镜庄辖域,外人未经允许私自闯入,可作贼人处置,格杀勿论,因为这一点,未央湖常年幽静,难见人迹,只偶尔能听见一阵鸟鸣声。

     但未央湖的这份宁静,今日却被打破了。

     水镜庄内人来人往,匆匆忙忙,一片慌乱景象,众人各怀异想,时不时抬头望向降生池的方向,或喜或忧,或期盼或诅咒,不一而足。

     少族长正在分娩。

     水镜庄司家身怀特殊血脉传承,唯有女子方能继承,故而以女为尊,且体内血脉越是强大,生下女孩的概率越大,反之若生下男孩,则证明此人的血脉开始变得稀薄,通常会被移出主族族谱,沦为分族支脉。

     那些渴望谋夺族长位置的人,无不在默默诅咒着少族长生下男婴。

     蕴育着浓郁生命气息的降生池中,水镜庄的二庄主,钦定为下一任族长的司镜玥紧咬着牙关,绷着脸,身子微微颤抖着,身怀不凡根基的她并没有如寻常女子般发出撕心裂肺的尖嚎,而是竭力忍受着痛楚。

     “出来了,出来了!再加把劲!”

     二庄主一系的医师在旁边焦急而又喜悦地鼓励着——为避免发生“偷梁换柱”,便是接生的医师也必须是亲信,毕竟这种事情在过去的族史中发生过几次,不得不防。

     不一会,伴随一阵婴儿出世的哭啼声,围在降生池旁的数人各自露出不同的表情,其中有两人如释重负,彻底安下心来,乃是司镜玥的丈夫和她的授业恩师,两人只关心司镜玥的安危,其他人则纷纷屏气凝神,等待决定命运的宣判。

     司镜玥的母亲,现任族长司镜桎更是迫不及待地问道:“是男孩还是女孩?”

     “是个千金!”

     医师大声叫道。

     于是,剩下的人也纷纷松了一口气,如释重负,然后一个个面露喜色,举手欢庆,连连向司镜桎道喜。

     这时,又传来医师的惊呼:“还有一个,是双胞胎!”

     众人一愣,旋即回过神来,忙向司镜桎恭贺双喜临门,心情显得无比轻松,只要有一个女婴,他们的地位就保住了,再多一个也不过是锦上添花,反倒是司镜玥的丈夫跟她的恩师,两人复又紧张起来。

     这一回没有让人等太久,很快又传来婴儿的啼哭声。

     司镜桎面带笑意地问:“是男孩还是女孩?”

     好一会,医师才略显犹豫地说道:“是、是个公子。”

     司镜桎脸上的笑意顿时凝固了,其他人也愣住了,不由得面面相觑。

     “居然是龙凤胎!咱们族史上有过龙凤胎的记载吗?”

     “支脉可能有,主家可从来没有过,就算是双胞胎也都是双凤胎。“

     “这可怎么办?一个女儿足够让少族长的位置稳固,可现在又多了一个男孩,会不会被当做污点被三庄主、四庄主的人攻讦,她们觊觎族长的位置可是很久了。”

     “唉,这可真是画蛇添足,还不如不生呢!”

     奶妈抱着擦洗后的男婴,站在旁边显得有些尴尬。

     司镜桎咳嗽了一声,让众人安静下来,然后道:“先检查孩子的天赋。”

     众人如梦初醒,虽说只要是本族女婴就能修行《水月宝鉴》,但血脉天赋越强,越能修炼到更高的层次,倘若是中庸之姿,将来恐怕不能跟人竞争族长的位置。

     只见一名水镜庄的长老小心翼翼地抱过女婴,用一根细针在其手指上刺出一滴鲜血,然后滴在本族秘宝玉兔镜上,镜面立时如被砸入石头的湖面般荡漾开一圈圈涟漪,然后奇异地显现出一幅精致的画面,上面有宫殿,有桂树,有白兔,还有一名翩翩起舞的仙女。

     这名长老看着镜子,一时愣住了。

     司镜桎不知是吉是凶,一颗心顿时悬了起来,忍不住催促道:“结果如何?”

     “水德映空之体!先天纯阴气脉!这、这是最上乘的太阴广寒道体!”

     长老大吼着,面带兴奋与惊喜将女婴高高举起。

     “千载难逢,千载难逢啊!太阴广寒道体,只有本族先祖,当初水镜庄的缔造者才拥有的极品道体!”

     女婴受到惊吓,立即放声啼哭,但此时此刻,她哭声在在场众人听来,当真如同圣音一般美妙。

     “居然是太阴广寒道体!不说修炼本门的《水月宝鉴》,就算修炼其他阴属功法,一天也足够抵得上常人不眠不休苦修一个月,在诸多道体中也能排进前十!”

     “这样的体质就算在武道圣地里也是百年难得一见,天才……不,绝对是天才中的天才!只要三十年,等到这女孩成长起来,水镜庄必然迎来前所未有的兴盛!”

     “母凭子贵,看其他人还敢不敢有异议,有本事她们也生一个太阴广寒道体出来!”

     众人议论不休,司镜桎却没有出声制止,在族里向来以严厉著称的她,此时也抱着女婴眉开眼笑,满脸的慈祥和蔼。

     “族、族长大人,这个孩子怎么办?“

     抱着男婴的奶妈局促的问道。

     司镜桎将笑容一敛,思索道:“龙凤胎的情况从未有过,虽然希望不大,但也不妨鉴定下这个孩子的天赋。”

     于是那名长老又再度从男婴手指中刺出一滴血,滴在玉兔镜上,但别说浮现画面,连涟漪都没有出现。

     “回禀族长,没有先天体质,亦无特殊血脉。”

     “果然奇迹没那么容易发生,”司镜桎脸上不见任何失望之色,“说不定正是龙凤胎的缘故,才会出现如此稀世罕见的天赋,正常情况下本该是血脉双分,却因为其中一个是男婴,于是两股血脉力量都集中在女婴的身上。”

     众人闻言,不由得恍然大悟,纷纷称赞族长慧眼如炬,更有人开始讨论人为创造龙凤胎的可能性。

     司镜桎又道:“既然没有特异的天赋,那便按照族规,将此子送至赡蚁房,好生照顾。”

     这时,面无血色的司镜玥被人扶着从降生池中走出,请求道:“母亲,看在女儿刚为家族诞下麟子的份上,能否将这孩子送出水镜庄,不要送到赡蚁房。”

     司家由于血脉的原因,导致本族男子数量稀少,而为了尽可能的保证血脉纯净,通常实行族内通婚,故而依照族规,每一名司家男人都只能与本族女子结婚。

     见母亲微微皱眉,司镜玥又道:“女儿知道这个请求很无礼,可哪个母亲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能茁壮成长呢?若是让这孩子留在水镜庄,在族内的氛围下长大,最终只会成为一名废人,与其如此,我宁可他做一辈子的普通人,快快乐乐的长大。当然,他将来如果与本族女子相爱,我也不会反对。”

     最后,她还是妥协了一步。

     司镜桎看了一眼旁边的女婴,考虑到其中的分量,最终点了点头,道:“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司镜玥感激道:“多谢母亲体谅。”

     “不必谢我,明天我就召开族内会议,正式将族长的位置传给你,希望你再接再厉,将水镜庄发扬光大,勿有懈怠。”

     ……

     族长专属的书房中,司镜桎看着墙上挂着的司家先祖画像,默默不语,她的身后站着从小跟到大的贴身丫鬟,亦是她最信任的人。

     “绘烟,你说我这名族长做得怎么样?”

     “……勤勤恳恳,无有大错。”

     绘烟没有阿谀奉承,而是给了一个中游偏下,甚至难听点可说是庸碌无为的评价。

     司镜桎没有生气,反倒露出了一抹笑容,她知道族里只有绘烟一人会对她说真话。

     “你说得很对,我这一生没什么建业,但也不曾犯过大错,水镜庄在我手里平平安安地度过了三十载,在许多人看来,我行事顽固不化,冥顽不灵,毫无进取心,却不知水镜庄从先祖开辟至今,已是一个庞然大物,除非出现大变,否则后人很难有所开拓,而任何一个改变,都可能引发未知的结果。”

     绘烟道:“自古以来,皆是创业容易守业难,纵使千年世家,湮灭在历史中的亦不知几何。”

     “我最初接任族长一职时,踌躇满志,想着要如何变法创新,让水镜庄在我手中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在族史上留下浓重的一笔,后来才发现,光是守住现有的家业便已经用去我十二成的精力,每做一个决定都要反复思量,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唯恐出现纰漏,我的才能终究只够守成……好在,如今我终于看见水镜庄复兴的曙光了。”

     司镜桎双目透出摄人精光,原本略显疲态的脸也在这一刻变得神采奕奕。

     绘烟明白“曙光”所指为何,附和道:“那个孩子,是上天对司家坚守这么多年的恩赐。”

     “没错,所以不管是谁,我都不允许妨碍到这个孩子的成长,一切可能导致不利的变数,我都要将它消除,替这个孩子扫出一条康庄大道,为此就算让玥儿恨我一辈子也没有关系!”

     司镜桎拿出一根用白骨制成的针,交给绘烟,命令道:“用这根枯脉针,扎一下那个孩子。”

     绘烟的手微微抖了一下,可还是接下了枯脉针,只是忍不住问道:“需要这般提防吗,那个孩子不是没有显现出任何天赋吗?”

     “并非拥有先天体质和特殊血脉才能取得成功,历史上亦有许多强者在生下来的时候没有展现出一丁点奇特之处,终究是同胞孕生,没道理姐姐拥有惊世天赋,弟弟就一无是处。”

     “你之前不是向族人解释过,这是因为两份血脉都集中在了女婴的身上。”

     “那是我临时编出来的谎话,为的就是转移所有人的注意力,让他们觉得这一切是理所当然。女尊男卑是水镜庄建立的基础,试想如果司家男人也可以修行《水月宝鉴》,他们还能安于现状吗?到时候只要有人稍一挑拨,水镜庄的千年基业就可能毁于一旦,所以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我也要将它扼杀!”

     “那二小姐的方面……”

     “不用让她知晓,她不是说过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做一辈子普通人吗,正好满足她的愿望。另外,睦儿虽然没用,眼光狭隘,志大才疏,但这个时候也不妨利用一下她,借她之手将这孩子圈禁起来。”

     睦儿是大庄主司花睦,本该继承族长之位的人,却因为血脉稀薄,天赋低下,不得不让位给二庄主。

     “……如你所愿。”

     绘烟离开后,书房重现陷入了宁静,吹进来的夜风使得灯火摇曳,映照得司镜桎的影子时长时短,时曲时直,宛若天魔乱舞。

     “我没有做错,一切都是为了延续水镜庄的基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