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计划不如变化
    燕惊鸿落进院子里,开门见山的询问,令司明手忙脚乱,神色慌张,就像是做恶作剧被发现的孩子一样。

     “前辈,对不起,我不是有心要偷看,只是听到声音,忍不住好奇……”

     司明的反应在燕惊鸿的预料中,换成他要是知道隔壁有一名化神强者,肯定也忍不住去看一看,当下摆手道:“无妨,只是一门随处可见的武功罢了,我问你,还想不想学其他的武功?”

     司明脸上流露出按捺不住的激动,小心翼翼地道:“前辈愿意教我?”

     “那要看你能学多少。”

     燕惊鸿伸手一抓,劲力回旋,将一根晾衣杆摄取入掌,用另一只手轻轻一握,便将晾衣杆的一头捏成了尖刺,随后轻轻一挑,劲气横扫而出,在地面上留下翼形痕迹。

     “看好了,这是百鸟朝凤枪,此枪法由一位古代猛将所创,适合沙场征伐,配合坐骑威能倍增,第一式有凤来仪、第二式凤鸣岐山……最终式百鸟朝凤!”

     将枪法从头到尾演示了一遍后,燕惊鸿正要问对方有没有看清楚,就发现司明拿着一根棍子练了起来,招式动作丝毫不差,而且因为能近距离观察,学习的效率比之前在一旁偷看还要高出许多,第一遍就练得异常纯熟,不亚于常人苦修一年。

     对这样的情况早有预测,燕惊鸿不觉惊讶,毕竟论难度《百禽戏》要更胜《百鸟朝凤枪》一筹,他只是想验证一下,司明的学习天赋范围有多广,是只局限于炼体术,还是对鸟类形意情有独钟,又或者……

     他将晾衣杆一扔,抓沙成石,直接用真气压制成刀形。

     “撩、砍、抹、剁、劈、崩、勾、挂,这是天下闻名的五虎断门刀,刀路刚劲有力、勇猛矫健、凶悍凌厉,虽是一套基础刀法,却最能发挥刀的特性,天下习刀之人十个里有九个练过这套刀法,看好了,第一式饿虎扑食、第二式如虎添翼、第三式一啸风生、第四式剪扑自如、第五式雄霸群山……最终式虎断天门。”

     燕惊鸿并非刀客,但以他的修为,要将一门基础刀法使得形神皆具也并非难事,包括枪法、擒拿、暗器等等亦是如此。

     “谋而不得,以往知来,以见知隐,此乃非攻剑法,天下第一等的防御剑术,凡墨家门徒必学此剑法,借此体悟非攻之意。”

     “飞龙在天,隐匿云间,趋吉避凶,以正御邪,这是昔年盗侠所创的一门巧技,唤作飞龙探云手,唯有配合侠义之心方能发挥出全部的威能,一旦用于私心,则前功尽弃。”

     “大成若缺,其用不弊。大盈若冲,其用不穷。大直若屈,大巧若拙。天下第一的拳法是什么,无人敢下定论,但要说天下第一的初等拳法,则世人公推这门野球拳,这套拳法易学难精,初学时尚不如孩童乱舞,可一旦练至极境,其威能不下于高等武功,完全超出你的想象,曾有武道宗师云,天下无难事,只怕野球拳。”

     ……

     剑法、枪法、刀法、拳法、腿法、擒拿、暗器……燕惊鸿将各种类型的武学使了一个遍,终于确认司明的天赋不仅仅限于某个领域,只要不涉及内力,并且符合身体素质的要求,他就能展现出惊世绝伦的学习天赋,任何武功都是一学即会,一练就精。

     “这样的天才,为什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燕惊鸿看着在院子里乐此不疲地练着各式武功的司明,不由得陷入疑惑,忽然脑中灵光一闪,想起了之前收集司家情报时看到的消息。

     “司家以女为尊,将族内男性当家畜一般豢养,严禁他们习武,看来这则消息是真的……也对,世家最重规矩,一旦族内有男子出人头地,肯定会想要打破规矩,届时司家免不了要发生内乱,所以越是有天赋的男孩,越要小心防范。”

     作为墨家门徒,燕惊鸿对这样的世家规矩嗤之以鼻,可也不由得庆幸,若非如此又哪轮得到他来“捡漏”,以司明展现出来的天赋,便是放到那些武道圣地也要引来哄抢。

     “这样的天才放在司家完全是明珠蒙尘,若能带回祖国将来说不定能多出一个武道宗师,不过要怎么做呢?司家男性地位低下,不受重视,若是强行将人带走,司家为他翻脸的可能性不大,但容易坏了墨家的名声……”燕惊鸿思考起合理挖墙角的方法。

     以墨家的实力,的确无须在意司家的态度,但国家有国家的颜面,如果看到好的东西就去抢,谁也不会愿意同这样的国家结盟,就好像两个国家的战争,先起兵的一方总是会找一个大义的名头,哪怕这个名头非常冠冕堂皇,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一个借口,可这就是战争游戏的规则,所有玩家都必须遵守,否则就会被其他玩家联合排挤。

     “罢了,这种麻烦的事情,还是交给太易院的人吧,顺便也让他们收集下关于这小子的情报。”

     墨家麾下几大组织中,墨侠卫负责缉拿武力超凡的凶徒,是暴力机构,太易院负责收集情报和出谋划策,是类似智囊团的存在。

     燕惊鸿心意已定,打算等会就用秘法联络太易院,并在离开前,对司明叮嘱道:“我教给你武功的事情,不要告诉其他人,也不要在别人面前展现,平时我若不在,你也不要偷偷练武,要不然一些人知道后,可能会禁止我再教你。”

     司明使劲地点了点头,道:“前辈你放心,我绝不会泄露出去!”

     燕惊鸿满意的离开,他不指望一个小孩子能一辈子保守秘密,但只要能熬过这段时间就够了。

     他并非担心私授武功一事被察觉,而是担心司明的天赋被发现,届时司家必然要采取手段,说不定会把人监禁起来,那么他再想挖墙角就要难上百倍。

     不过,燕惊鸿不知道的是,司明比他更担心“东窗事发”,即便没有他的警告,也一定会小心谨慎,不敢有丝毫大意。

     等到燕惊鸿的身影从墙头消失,司明长呼一口气,然后欣喜地握了握拳头。

     “脱狱”计划第一步达成!

     没错,他是故意展露自己的天赋,引起这位墨家强者的注意,主动勾引对方来挖墙脚,为此他一大早就寻了个借口,支开了丫鬟和老妈子,继而上演“偷看练武被发现”的一幕。

     也亏得燕惊鸿是在练武锻炼身体,倘若换成打坐修炼内功,司明可就无法无从下手了。

     “现在已经成功引起他的兴趣,接下来他应该就会调查我的情报,到时候就会知道我身怀绝脉,无法修炼内功一事。虽然这样会让我的价值有所减分,但也能解释为什么司家没有发现我的武学天赋。”

     虽然司家严禁本族男性习武,但并不禁止他们修炼内功,一个光有内功却不懂武技的人,就如同一头大黄牛,纵然拥有很大的力气,也改变不了它是一头食草动物的本质,不值得提防。

     司明一不能修炼内功,二不被允许修炼武技,自然没机会展现自己的武学天赋,不被司家发现是理所当然的——这就是司明想要燕惊鸿获得的情报,比起由他人主动告知,还是自己找到的答案更加容易相信。

     当然,司明的计划还是存在几分危险的,如果这位墨家强者没有被他的天赋打动,又或者这位墨家强者跟司家有很深的交情,都可能会让他的计划功亏一篑,甚至还暴露了他一直以来刻意隐瞒的秘密,不用想也知道,一旦让老妖婆知道了他的武学天赋,肯定会加派人手将他圈禁起来,严防死守,绝不让他再有机会习武,这辈子只能乖乖当一头家畜。

     即便存在着风险,可做什么事情没有风险呢?

     司明自认不是上智之人,这已经是他能拿出的最好的计划了,没有实力,没有情报,没有盟友,也只豁出性命赌上一把,反正已经踏出了第一步,纵然前方是刀山火海,现在也只能硬着头皮向前冲。

     “第一步引起兴趣,第二步加深交流,第三步要不经意地透露出想要闯荡江湖,去看外面世界的意愿,只要对方有一点挖墙脚的念头,必然会借此机会劝诱我跟他离开。整个计划需要三到五天时间,考虑到搜索逃犯的前期准备,应该是够了。”

     司明将脱狱计划从头到尾回顾了一遍,确认没有明显的破绽后,才回过神来,环顾四周,发现院子里一片狼藉,不由得苦笑。

     “必须得在方琴回来前整理好,要不然痕迹太明显了,堂堂化神强者,居然也不提醒一下,看来武功练得好,不代表脑子也灵活。”

     司明只得拖着疲惫的身子,尽可能消除在院子里练武的痕迹,同时萌生了明天要换个练武场地的念头。

     然而,他的想法没能付诸实施,因为出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变数,导致整个脱狱计划脱离了轨道。

     这个变数不是来自司家,也不是来自燕惊鸿,而是来自被司明当做背景的八罗孽主。

     就在司家发动人脉力量,要在附近的城镇布下天罗地网的时候,被所有人认为会继续躲藏直到藏不下去的八罗孽主没有坐以待毙,他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主动出击,潜入水镜庄,在被发现踪迹的同时,劫持了司镜玉作为人质,强行突围而出。

     整个水镜庄炸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