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化神极招
    宇文东流以身做陷阱,硬受燕惊鸿一剑,虽遭剑气重创脏腑,却也成功钳制住燕惊鸿的行动,逼得对方从看不清身影的高度状态下显形。

     “抽髓荼神爪!”

     把握机会,宇文东流双手如电,一手拨开燕惊鸿竖在胸口护心的一掌,另一只手则是迅猛捣出,五指呈爪,风驰电掣般贯向燕惊鸿的心脏。

     明明身处下风,却能无中生有创造反败为胜的机会,宇文东流能在成为世家公敌后存活至今,绝非虚有其名,光是积累的恶战经验,就足以让他在同侪中鹤立鸡群。

     但燕惊鸿亦属人中龙凤,遭遇致命一击仍是面不改色,急催体内真气,注入身上的天翔甲,激活守护律令回路,胸口的护甲部件立时闪烁起耀眼的符文,凝聚出一层防御气壁。

     只听一声爆鸣,防御气壁应声破碎,燕惊鸿被远远震飞,但他身形一旋,便已消去退势,如柳燕回巢般稳稳落地,他的身上没有受伤的痕迹,显然是依赖防御气壁挡住了宇文东流的抽髓荼神爪。

     只是他本人却微微皱眉,对此生出疑惑:“奇怪,若是防御型地镇甲挡住这一击倒是不足为奇,可我身上的明明是机动型天翔甲,又简化了各项部件,光凭防御气壁不可能挡住化神强者一击才对……”

     正思索间,脑后传来了自律回路破损时的“嗞嗞”杂音,接着就是“嘭嘭”两声,燕惊鸿背后的羽翼就此报废。

     “你从一开始就想着要破坏我的飞行推进器!”燕惊鸿脸色一变。

     “什么飞行推进器我可不认识,我只知道一件事,唯有折断了你背后的翅膀,才能跟上你的速度,所以抽髓荼神爪用的不是贯通劲,而是隔山劲。”

     宇文东流一边狞笑说着,一边拔出了插在胸口的剑,那种利器切开血肉的摩擦声,听得人胆战心惊,但他本人却是面不改色,只因灭罪神残体是一种通过受虐来修炼的横练武功,这种剧痛他尝过太多次了。

     这种画面是司明从未见过的,纵然有成年人的心智,终究是来自和平年代,甚少有见血的机会,何况宇文东流展现出来的那股把人命不当回事的凶狠劲,看得他头皮发麻,胃中翻腾,隐隐有呕吐感。

     燕惊鸿好歹也是见惯了世面,并未动容,冷静道:“凭你现在的伤势,就算我失去了压制你的速度,也是稳操胜券。”

     宇文东流所受的伤势不只是胸口那道狰狞可怖的剑洞,还有残留在体内的剑气和剑意,这都不是一时半刻能够化解得了的。

     “你说的没错,所以我要将胜负赌注在下一招上,置之死地而后生,这才是一名与世为敌的武者该有的觉悟!”

     宇文东流双手一掰,将手中的剑折成两段,随后不顾胸口伤势的恶化,运转周身元功,将根基催发到极点,外泄的真气使得周遭气流凝滞,连落地面上的树叶也不再受重力影响,反向上飘浮空。

     接着,就见他纵身跃上半空,双手高举过顶,狂暴气流携带无数沙石在他掌间汇聚,被真气凝成一颗巨大的陨石。

     尚未出招,从宇文东流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就如同实质一般压下来,没有一点内功的司明根本无能抵抗,当即就被压趴在地上。

     “这是什么鬼啊,武侠变玄幻了吗?这是武功绝招能造成的效果吗?”

     司明强压住心头的恐惧,朝燕惊鸿问道:“对方要拼命了,我们不赶紧跑吗?”

     “没用的,一旦被极招锁定,除非有着绝对性的速度优势,否则是避不开的,看来这才是他故意破坏飞行推进器的目的。”

     燕惊鸿微微摇头,卸下两块臂甲扔在司明面前,那臂甲内部自行弹出夹层,从而形成两面圆盾,插在地面上,形成掩体挡在司明身前。

     “小心余劲冲击,自己保护好自己。”

     叮嘱完这句话后,燕惊鸿迅速拉开与司明的距离,并仰头看向天空,脸上露出一抹笑容,道:“你果然还是用了这一极招,同太易院分析的一样,而我等的就是现在!”

     他伸手按了一下两边的肩甲,输入真气激活绝杀律令回路,只见符文闪耀,肩甲自行打开,两边各有一颗合金小球从中浮出,一紫一青,同时两股磁力从肩甲内部扩散而出,形成一个椭圆形的歪曲力场。

     合金小球在磁力影响下,快速旋转起来,并且随着燕惊鸿不断输入真气,肩甲散发的磁力越来越强,促使合金小球的速度也跟着越来越快,最后连成了一个紫青双色的圆环。

     半空中,宇文东流见得此景,本能地感受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但他手中极招接近完成,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强行撤招只会自食其果,当下收束心神,摒弃一切杂念,鼓荡体内残存元功,双手向下一压。

     “孽星降凶岁!”

     跟大象体形有得一拼的巨大岩石从空中疾坠而下,并在狂暴真气推动下,省略了加速过程,瞬间拥有了极大的冲量,表面出现了与空气摩擦产生的赤红星火,远远望去,犹如一颗正在穿越大气层的陨石。

     庞大气压先行一步降落大地,以燕惊鸿为圆心,附近的树木尽皆摧折,并在高温下熊熊燃烧起来,周遭环境被压成一片秃头,地面更是隐隐向下凹陷。

     见得这番形同天灾的威势,司明如何还不明白燕惊鸿之前的提醒是什么意思,当下缩起身子,紧紧藏到两面圆盾的后面,绷紧肌肉,准备迎接强烈冲击的到来。

     就在这时,他突然听到了一阵呻吟,忙转头朝着声源方向看去,一抹金色在视线中一闪而过。

     “这个笨丫头,她怎么会到这里来?”

     司明心下焦急,光看两位强者蓄招时的威势,就不难想到一旦真正发生冲突,会是何等天雷勾地火的爆发,若没有掩体保护,光是扩散的余劲就能将人活活震死,他想要将人拉过来,可偏偏被气压压得无法动弹。

     另一边,燕惊鸿精神力高度集中,根本注意不到其它,他将双手一拢,合金小球形成的紫青圆环便套在了他的手腕上,而他的体内真气也分化成阴阳两种属性,各自附着在一个合金小球上,使得紫青圆环产生了类似阴阳太极的效果,而小球旋转的速度也在阴阳循环的影响下更上一层楼。

     “阴阳螺旋贯杀炮!”

     燕惊鸿迎着从天而降的气压,双手向上一推,两颗合金小球怒射而出,途中相互交替,形成螺旋状,而小球上附着的阴阳二气更是剧烈激荡,相生相克,迸发出不可思议的威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