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民风淳朴
    十三号公交车驶近站点,“唰”的车门打开,等待的人们纷纷向里挤去,争抢为数不多的座位,因为车子有两层,有的人直接上了楼梯。

     一名戴着黄色鸭舌帽,穿着白色衬衫与运动短裤,提着拉杆箱,看起来颇为阳光的少年原本站在队伍中间,想随着人流上车,却发现四周传来的压力超乎预想,如同一层层铜墙铁壁,一时没来得及抵挡,竟是硬生生被挤出队伍,落在末尾。

     少年看着前方争先恐后的人群,明明其中多以年过半百的大爷大妈为主,不曾想战斗力竟是如斯恐怖,他只得苦笑一声,乖乖跟在队伍后面,没有上前去争,

     是个雏。旁边一名穿着格子衫的青年将这一幕看在眼里,嘴里露出一抹笑意,仿佛看见了猎物的猎手。

     在所有人都挤上公交后,车门关闭,车子慢慢启动,就在这时,两名少女从后方飞快地跑来。

     “师傅,等一下!师傅,等一下!”

     公交车师傅没有把车停下,只是打开了车门。

     “青青,抓牢了!”

     跑在前方的长发少女见状,反手一把抓住身后的少女,运转真气集中在双腿上用力一蹬,宛若离弦之箭射出,力道之强,竟使得地面炸起一股气浪。

     只是两人离公交车有些远,即便加上这一蹬之力,也够不着车门的位置,在剩下半米距离的时候,两人已经开始下落。

     就在这时,长发少女伸出另一只手贴向车身,掌心莫名产生一股吸力,牢牢黏住车身,随后再一借力,两人再度往前一蹿,顺势踏进车内。

     车上的乘客目睹了追赶的全过程,却无一人露出惊叹的表情,仿佛早已司空见惯,就连公交车司机也只是无言地关上了车门,一句话都没说。

     “班长,你抓得我好疼啊,看,都留下五指印了。”

     那位名叫青青的短发少女揉着之前被拽住的手臂,略带埋怨的说道。

     “抱歉,刚才太着急了,毕竟赶不上这班车,就得再等半小时,所以一时没控制好力道。放心吧,待会儿我运功帮你揉揉,很快就能褪印的。”长发少女连忙道歉,“这次的公交车钱我帮你付,你就别在意了。”

     “一趟公交车才两块钱,好没诚意。”

     “礼轻情意重嘛,就别斤斤计较了。”长发少女哈哈一笑,带过话题,然后挤着人群向前走去,“让一让,大家让一让,让我先付个车钱。”

     她俩是从下车的后门进入的,而付钱的地方在前门入口处,故而得往前面挤。

     在向前挤的过程中,长发少女骤然瞥见,一个穿着格子衫的青年正鬼鬼祟祟地往口袋里塞东西,当即出手如电,以鹰爪功牢牢钳住对方的手腕,顺势向外一拉,带出一个钱包。

     “小偷!臭不要脸,敢在车上偷东西!”少女喝骂道。

     眼看车上乘客的目光都投注过来,穿格子衫的青年脸上却没有丝毫慌张,反口骂道:“谁说我是小偷了,你才是小偷,莫名其妙就来抢我钱包!”

     “嘁,贼喊捉贼,这等伎俩可蒙不了我。我问你,如果这钱包是你的,这里面有几块钱?有没有身份证?如果有身份证,身份证上的名字叫什么,又是何年何月出生的?”少女果断连问数个问题。

     “这……我为什么要问答你这些,你又不是警察,有什么权利质问我。”穿格子衫的青年再也维持不了镇定。

     长发少女得理不饶人:“那你就是小偷,走,我们去巡检局,是非黑白一问便知!”

     “臭丫头,你找死!”

     格子衫青年胳膊一抖,瞬间变得滑不溜秋,他的手腕好似没有骨头一样,从少女的鹰爪钳制中缩了回来,另一只手反向撩去,指缝间闪烁着寒光,分明是夹着刀片,一旦命中,当场就能让少女破相。

     可这只手才撩到一半,就被人牢牢抓住,挣脱不得,却是一旁坐在老人专属座椅上的一位白发苍苍的大爷。

     “小伙子,学艺不精,被人当场抓住就得认栽,恼羞成怒这格调就太低了。”

     格子衫青年故技重施,又抖了一下胳膊,结果竟是无法挣脱,对方枯槁如树皮的手指就像虎钳一样将他牢牢锁住。

     “老不死,警告你别多管闲啊啊啊——”

     威胁的言语还未说完,就变成了一阵惨嚎,却是另一侧提着一篮子菜的大妈突然一脚踩在他的脚背上,又疾又准又猛,隐约间还能听到脚骨碎裂的声音,这样的腿法,去跳广场舞真是屈才了。

     格子衫青年来没来得及破口大骂,忽然看见满车的乘客都朝他涌来,如同黑云压日,一个个捋起袖子,摩拳擦掌,令他说不出话来。

     车厢最后排还有一名小学生,正兴致勃勃的从书包里拿出铅笔和卷笔刀,飞快的将笔头削得又尖又利,那纯真的笑容,乍一看还以为是要去参加春游呢!

     “揍他!敢在咱们潭革市偷东西,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大家先冷静,我觉得真相还有待查证,不能冤枉了无辜——打断两根肋骨就够了。”

     “往死里打,流家门徒竟敢到咱们墨家的地盘上撒野,还拿刀片威胁人家小姑娘,反了天了!”

     司机一见群情激奋,大家下手没个轻重,局势有点控制不住,连忙狂按喇叭,大声道:“轻点,别把人打死了,车厢沾了血迹很难打扫的,记得尽量用内家拳劲,这样就不会溅血了。”

     一阵天昏地暗后,公交车减速停了下来,车门打开,两名男子将揍得鼻青脸肿不省人事的格子衫青年抛了出去,直接扔到草坪上,随后扬长而去,懒得管他死活。

     公交车上,长发少女将钱包还给少年,并谨慎地瞥了一下身份证,确认照片跟本人长得一样,然后善意的叮嘱道:“你是叫……司空明对吧,看来你是第一次到潭革市,下次多注意点,尤其是人多的地方,记得看紧钱包,当然你要是发现东西被人偷了,不要慌,大喊一声,大家都会来帮忙的,保证五分钟内就帮你找回东西。”

     “这可真是,太谢谢大家了!”

     由于某种原因,略微改动了名字的司空明,擦了擦不存在的冷汗,又伸手摸了摸兜里原本属于格子衫青年的钱包,心想大家这么“嫉恶如仇”,还是别坦白自己扮猪吃老虎的事情了。

     乘车途中,长发少女颇为热情,自来熟的拉着司空明,滔滔不绝地介绍着潭革市,让他知悉了不少情报。

     一个小时后,公交车到了终点站,乘客们纷纷下车,一些坐在上层的乘客甚至懒得下楼梯,直接从二楼的窗户翻出去,运转轻功稳稳落地,周围的人也对此习以为常。

     司空明最后才下车,他拿出一张写了地名的纸,对照着车站墙壁上画着的市区地图,并回想长发少女告诉他的地理知识,终于找到了目的地的方向。

     约莫三十分钟后,司空明走过了一段颇为荒凉的小路,来到一座建筑前,大门旁的墙壁上写着几个大字——“明鬼孤儿院”。

     明鬼,墨家的十大主要思想之一,意指辨明鬼神,跟恐怖惊悚没什么关系。

     不过,孤儿院的大门上分别钉着蝎子、蛇、蜈蚣、蟾蜍、蜘蛛五种毒物的尸体,并用它们内脏勾连成线,混合毒汁画成了五芒星,这就真正是恐怖惊悚了。

     司空明发自内心的感慨道:“不愧是潭革市,果然民风淳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