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鬼楼(七) 车祸
    黑夜轮转,太阳从天边缓缓的升起,炙热的光芒如同黄金一般,给人带来无尽的遐想。

     嘎吱

     鱼青小心翼翼的推开房门,透过门缝看向客厅,发现昨晚的神秘人不见了。

     顿时心中隐隐约的约松了一口气,经过了一晚上的思索,她也认清了自己现在的处境。

     心中同样也在怀疑这里到底是不是真的,但一个晚上过去,什么都没有发生,才让她悬浮在心中的大石落下。

     推开门,只见客厅中什么都没有,沙发没有,电视没有,异常的简陋。

     只有三张椅子和一个木桌,在门口还摆放着几双臭袜子,散发着异样的味道。

     捂住嘴,厌恶的看着四周的一切。

     突然门被打开,只见一个穿着邋遢的年轻人提着塑料袋,走进来。

     李谦一进门就看见鱼青眼中的厌恶之色,有些尴尬,毕竟自己的屋子也不知道多久没有收拾了。

     “哈,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

     鱼青也觉得自己不礼貌,收回厌恶神色,复杂的看着李谦。

     “是你救了我,我朋友他们在那?”

     “你总于不认为我是鬼了拉,哦,对了你还没吃早饭吧,我给你带了早餐。”

     李谦一时没有回答她想知道的问题,鱼青不由皱着秀眉。

     看着递过来的塑料袋,里面赫然是一笼包子。

     眼中闪烁着一丝不屑,但随即被鱼青给压下去,伸出手接过,却没有吃,而是用一双漂亮的大眼睛死死的盯着李谦,仿佛要把他看穿。

     李谦也看到鱼青眼中一闪而过的不屑,心中微微轻叹一声。

     也明白自己这里跟住在豪华房间中的上层人来说简直就是垃圾堆。

     “你真的想知道?”

     李谦不确定的再次问一句,看向鱼青目光中也变得严肃起来,之前颓废的气质顿时发生了变化。

     惊讶的看着李谦,她虽然之前觉得他不是一般人,但是当真正发现时,才知道自己是多么愚蠢。

     一时间鱼青眼中不由闪过一丝不安,毕竟都市传说什么降头术啊,诅咒啊等等。

     让鱼青对这些本能恐慌,如果说以前的鱼青是一个唯物主义者,但从鬼楼中被李谦救出来,坚定的信念瞬间崩溃,对鬼怪异常的害怕,恐惧。

     “…想”

     咬着银牙,从嘴中迸出来,此时鱼青死死的握住玉手,眼神即有恐惧也有坚定。

     “既然你真的想知道,那你就做好心理准备。”

     “你的朋友都死了!”

     突然李谦冒出这样一句话,顿时让鱼青不可置信的看着李谦,理智告诉自己这不可能,但心中却有一种莫名的感觉,眼前年轻人说的是真的。

     看着鱼青沉默起来,李谦也不好在说什么,从旁边搬来一个椅子一屁股做下。

     足足过了半个小时,鱼青才回过神来,不过此时的她浑身上下流露出一股悲伤的情绪。

     “为什么不救他们?”

     鱼青双眼无神的看着李谦,口中喃喃的说道。

     “什么?”

     李谦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救了她,而她不感谢就算了,居然还抱怨自己,顿时让李谦对鱼青的印象也降低了。

     转身就回到自己的卧室,路过鱼青身边时,从她手中拿走那一笼包子,关上门,没有在理会鱼青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

     回到卧室的李谦取下挂在脖子上的古玉,拿在手中就感觉一道清流从古玉中流入自己的全身,非常的凉爽。

     看着手中的古玉,李谦不由露出一丝苦笑。

     “爷爷,我找到了,但是我不知道能不能完成你的遗愿!”

     抬起头看着窗外金黄色的阳光,眼中的犹豫,迷茫顿时褪去,化作坚定。

     咚咚咚

     突然房门被敲响,李谦翻手收回古玉,面无表情的打开门。

     “还有什么事?”

     “对不起,我………”

     “没事,你就走吧”

     话音未落,就被李谦给打断,听到李谦要赶自己离开,鱼青心中突然升起一股恐惧。

     她不敢,也害怕

     虽然不知道李谦有什么本事,但至少他保护自己,一旦离开,鱼青也不知道,它们还会不会来找自己。

     砰

     突然房门被李谦给关上,对对于她态度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脸色变换,鱼青脸色难看的看着关闭的房门,心中顿时升起一丝恼怒。

     转身离去

     在她离去后,李谦打开门,看着空无一人的客厅,也没有多想。

     来到厕所的镜子面前,咬破手指一点,顿时整个镜面出现了波澜,李谦的身影消失,居然出现了鱼青的身影。

     “有什么了不起的”

     鱼青此时走下楼,看着四周破旧的居民楼,心中猛然升起一丝恐惧。

     突然一辆出租车出现在远处。

     “师傅,师傅”

     一会出租车变停在鱼青的面前,赶紧拉开车门,一溜烟的钻进去。

     “师傅,去警察局”

     “美女,警察局?”

     只见出租车上的司机是一名中年男子,眼中闪烁着疑惑。

     “师傅,快走,我有要紧事”

     “好,坐稳了”

     开动,向着市中心驾驶而去。

     “美女,你是哪的?”

     “望城的”

     “望城,咋们还是老乡呢,我也是望城的。”

     司机热情的说着话,而鱼青看着司机的面孔,只感觉厌恶,想不理别人,但又觉得自己不礼貌,只能沉默。

     “我说美女,你怎么不说话啊?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

     “没事”

     “不可能,看你急切的样子就只要一定有什么事情发生,给大叔说说呗!”

     鱼青死死的握住玉手,阴沉的看着司机的背影,深怕一个忍不住就上去给他一个大嘴巴子。

     这时在前方出现了一个红色的小轿车,上面一个喝醉酒的女人,迷迷糊糊的看着路。

     红色轿车在大路上东拐西拐,每次都差一点就撞在围护栏上。

     而出租车司机,余光一直看着鱼青,眼中闪烁着一丝丝火热,一瞬间没有关注前方道路。

     但鱼青看见了。

     “师傅,前面有车”

     “没事,这条路我熟,不用担心。”

     “不是,师傅我说前面的车撞过来了。”

     司机大叔听到鱼青惊恐的话语,顿时收回目光,向前面定眼一看,吓得他心惊胆跳。

     哔哔哔

     急忙的按喇叭,但是那辆红色轿车仿佛没有听见似的,以更快的速度行驶而来。

     忽然间,鱼青眼中闪过一丝青光,恐惧的看见那辆轿车上,出现了一双惨白的手,死死的握住方向盘,向着自己撞过来。

     而坐在轿车上的女子,当然也清醒过来,想要避开,却发现自己的双手死死的握住方向盘,根本就动不了,而且她还感觉一股阴寒的气息从身后吹过,仿佛背后有一个人控制着她。

     “动啊,给我动啊”

     女子急切的吼道,突然感觉手上松了一丝,脸上露出一丝喜色。

     轰轰

     女子的神情顿时定格在那一刻,一块玻璃碎片从前面刺入她的脑袋。

     突然一道虚幻的身影出现在女子尸体的上空,女子看着自己死去的身体,顿时发出一声尖叫。

     却没有任何声音发出。

     “我死了,我居然就这样死了!”

     女子的灵魂呆呆的看着身下的尸体,猛然间一道阴寒的气息出现在她的身后。

     女子顿时僵住了,呆呆的转头望过去,一张巨大而怨毒的脸庞出现比视线中。

     “啊”

     咕噜

     一张巨大的嘴巴直接把女子给吞了,随后惨白的眼珠子转向出租车。

     此时在出租车上的大叔和鱼青昏迷了过去。

     惨白的身影出现在鱼青的面前,惨白的眼珠子狂热的看着鱼青。

     缓缓的伸出一双布满血迹的手臂,向着鱼青抓去。

     在出租屋中的李谦,脸色阴沉的看着镜子中鱼青所遭遇的一切,也看见那只鬼。

     猛然咬破舌尖,据说舌尖上的鲜血是最鲜红,具有较强的阳气。

     一口鲜血吐在镜子上,满口鲜血的念道:

     “阴阳合,转阳化血,赦”

     突然在镜子上的鲜血渐渐消失,镜面中鱼青的身影也消失,李谦看着自己的脸色。

     可以看见李谦脸色异常的苍白,隔空施术,对他来说还是有些勉强。

     “看来她要快觉醒了!”

     喃喃的说完这一句,顿时昏倒在厕所中。

     而在惨白的挥手就要触碰当鱼青的脑袋时,一道月光猛然从她的额头中心爆射,瞬间击中那道惨白的身影。

     “啊”

     一声尖锐的惨叫声,响起,顿时换作一缕青烟消失不见。